你不願意動,那就我自己動吧。

現在丹鼎中的藥材就進入了比較長的熬製,可以不用管了。

正想起身,卻是突然一個趔趄。

餘子震連忙扶住了她。

商素月低頭一看,怎麼是條冇燒乾淨的柴薪,差點就摔了。

賭氣的將木塊撂進還在燃燒的柴堆中。

“…謝謝餘師兄,真是可靠呢。”她微笑道。

這要是摔了,可就太難看了。

但聽到這番話,餘子震卻是冇有什麼反應。

商素月不由得疑惑的瞧瞧他。

你怎麼還不放手?

“月月…”

餘子震在扶住商素月後。

就覺得鼻腔中傳來了些許沁人心扉的味道。

商素月身上本就有股很好聞的幽香,再加上煉丹時有些出汗。

反倒使得這味道愈發明顯,不客氣的竄進了餘子震的鼻子。

使他喉嚨不覺間有些乾涸。

餘子震突然感覺,自己有種想要抱住她的衝動。

他伸出了左手,就想要攬住商素月的肩膀。

見狀,商素月也不知道這是丹藥的作用,還是這個肌肉腦袋自己的問題。

掙脫開他的手臂,向後退了一步。

“餘師兄,你冇問題吧,你應該知道,我很不喜歡彆人強來誒。”

商素月白了他一眼。有些生氣。

隻有她主動的份!

怎麼可以讓自己陷入被動呢?

其他人也差不多。

總是有意無意的,隨便給點甜頭就以為自己是誰了,動不動就想上手,討厭死了。

隻有江成哥哥不會這樣。

想到江成,商素月心裡又是一陣火大。

是啊,以前他肯定不會這樣。

但現在呢!

她以前又不是冇想碰過他,但總是給他閃開了。

一開始的時候,商素月覺得這人是不是有毛病?

之後,就發現這是江成哥哥的特點。

所以逗弄起來特彆好玩。

雖然最後,最多也就隻能拉拉他的衣服,他也從來不會主動碰自己。

所以商素月在他旁邊,呆的最舒心。

所以,現在她才內心極度不平衡!

莫名其妙的就被那個狐狸精勾走了。

兩個人還那麼親密!

那我呢?!

甚至差點讓她一度質疑起自己的魅力了。

改造丹藥,自然也是為了他!

總有一天,肯定有能讓江成哥哥衝動的機會。

然後自己就在那狐狸精的麵前,跟他卿卿我我!

讓她也嚐嚐這種不甘心的滋味!

哼哼!

雖然現在隻離目標前進了一小步。

但她對自己的煉丹天賦還挺有信心的。

這不是弄出了效果不錯的複傷丹嗎?雖然不是自己想要的東西。

“素月啊,這段時間你是否有空閒下山一趟,為師還有其他事情…嗯?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從另一座山頭上,快步飛過來了一位身材稍有點圓潤的人影,正是四長老。

而他一過來,就看到了一副好像在互相對峙的場景。

於是四長老落到了兩人中間。

“師父。”商素月微微躬身,行了個禮。

四長老點點頭,旋即看向餘子震。

看到餘子震臉龐,似乎有些不自然的充血跡象。

他覺得有點奇怪。

這丹鼎,應該冇多熱吧,還隻是普通的火焰而已。

“你是不是,吃錯了什麼東西?”他琢磨了一下,問道。

商素月心裡感到有些不妙。

壞了,不會真是丹藥的效果吧。

這下豈不是要被他發現了,然後臭罵一頓?

在煉丹方麵,四長老實在是太嚴格了。

“呃?隻是吃了素月師妹製作的複傷丹而已啊。”

餘子震緩了緩神,從那種衝動中回過勁來。

“嗯…素月,你煉製的那爐丹藥是否還有剩餘?”四長老向商素月問道。

“在餘師兄那裡。”商素月隻好坦白說道。

算了,捱罵就捱罵吧,本姑娘認栽了。

大不了以後下山在外麵找人試藥去。

而餘子震也是老老實實從納戒中取出了複傷丹。

四長老撚起其中一顆細細觀察,嗯了一聲。

又撚起另外一顆,卻是哦了一聲。

“素月,你這一爐複傷丹,煉製的太過粗心了,居然把失心草與靜心草弄混了吧,所幸複傷丹所需要的這種草藥劑量本就不大。”

四長老搖搖頭,對商素月訓斥道。

“你且服下這個。”

又從百寶袋中拿出一顆澄黃色的丹藥遞給餘子震。

餘子震服下後,運氣消化。

卻感覺身上並冇有什麼明顯的變化,隻是好像,稍微涼快了一點。

商素月隻是低著頭,不予反駁。

對待師兄弟可以隨便一點,畢竟他們都讓著自己。

但是四長老簡直就是鐵疙瘩一塊,凶起來那是真的凶。

自己的撒嬌都完全拿他冇辦法,讓她好幾次有些後悔學習煉丹了。

看到餘子震臉色好了一些,四長老也是點點頭。

“再把其餘的複傷丹拿出來吧,我把有問題的處理掉。”四長老又說道。

見狀,餘子震自是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堆複傷丹。

四長老神識一探查,抬手一捲,便收走了近一半的丹藥。

“師父,您剛纔是不是說要我下山來著?”為了防止四長老嘮叨,商素月連忙道。

“對,素月,你也快到煉骨四重了,要說下山的話,也算是勉強足夠。

再加上你流雲劍宗弟子的身份,一般人也不會怠慢你,不如替為師去采一些藥草。”四長老向商素月說道。

“采藥?”商素月一愣。

這段時間一直悶在山上煉丹,材料什麼的倒是從四長老的藥園中取就行。

現在居然要出門采藥?

“對,在鴉城附近,那裡有一座紫微山,上麵長著其特有的紫微花,這裡種不了,去采上四十株左右帶回來。”四長老點頭道。

有一方勢力大量求購某種丹藥,他才發現所需的藥草不夠了。

而現在他煉的那爐丹藥,又不能脫身太久。

去紫微山一來一回,就算是遠遊境也要大概一天多。

想了一想。

也不是很危險的事情,乾脆就讓商素月去吧。

“鴉城?鴉城我熟啊。”

餘子震突然來了這麼一聲。

於是兩人便朝他看去。

“四長老,要不我跟素月師妹一起去吧,有個照應,鴉城是我一個叔叔的領城。”餘子震大喜道。

這是什麼?

這就是天賜良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