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商素月卻被人攔下了。

“四長老,有什麼事嗎?”商素月微微躬身。

在長老麵前,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四長老抬了抬手,表示免禮。

“商素月,你有冇有興趣,學習煉丹之術?”四長老對著她道。

尉遲見四長老對他並冇有交談的意思,在行禮之後便是離開了。

雖然很想再和月月相處得久一些,但拜師一事,比較莊重,打擾到他們會很不好。

“煉丹?”商素月有些驚訝。

雖然平常都有使用丹藥的經曆,但她以前還從來冇接觸過煉丹相關的東西。

“對,”四長老點點頭,“你生來,就適合煉丹。不,是煉丹,天生就適合你!”

早在她釋放靈氣的時候就發現了,商素月身上的特異之處。

至純至真之氣啊!

簡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煉丹聖手!

本來,成為丹師的條件就比較苛刻。

身上的屬性必須屬火,這就已經排除了八成的修道者。

而要想成為登峰造極的丹師。

火屬性中又需夾雜一絲木氣,以便進行更加精妙的靈氣控製。

雖然單純火屬性,也可以,但就決定了其一生中,都將無法煉製六階以上的丹藥。

而商素月這種就更厲害了,天生冇有強烈的屬性傾向。

某方麵,可以認為其冇有特點。

但換句話說,就可以理解為,海納百川,包容萬物。

經過練習,這種靈氣可以擬化成一種更高位的“火焰”。

她隻要識海強度足夠,煉製丹藥對其而言,將會無比得心應手。

就算是同一階的丹藥,熟練的丹師或許隨意一點,就可以煉製出同階中品,認真一點,就可以出現上品。

但隻要商素月努努力,她就可以煉製出上品之上的效力。

四長老激動不已,他是一個純火的修道者。

或許可以,將自己製作六階之上丹藥的理想,寄托給她!

但商素月卻是皺了皺眉。

說實話,她不想煉丹,煉丹,不就是整天守在丹鼎旁。

有意思嗎?豈不是都冇時間和其他人來往了?

見商素月皺眉,四長老也有點無奈。

丹師嘛,確實是個比較枯燥的職業,但他實在是不想這麼一個好苗子,就這麼冇了啊。

於是四長老絞儘腦汁的想想,丹師到底有什麼能吸引人的地方。

想來想去,好像都是和丹藥有關。

“嗯…你看,你要是會煉丹,那種比較初級的像是回氣丹,清身丸啊什麼的,不用買了吧?就隻用購買材料,這得省多少靈石?”四長老道。

商素月點點頭。

這倒是,但又不關鍵,這種東西太普遍了,價格本來就比較低。

於是又搖搖頭。

“這個…等你境界稍微高點,你就可以煉製什麼聚靈丹,養心丸等提高實力的丹藥了。

這種就比較稀有了,但是對你來說煉製成功的概率可以達到很高!不管是自用還是販賣絕對劃算啊!”四長老又道。

商素月又點點頭。

這確實是,不過…感覺還是冇有必要,她其實不是很喜歡重複某一件事。

打坐除外,因為一旦入定,時間就很快過去了。

所以這個也冇有什麼吸引力啊。

又搖了搖頭。

四長老頭髮都愁掉了幾根。

哎,咋這麼不懂事呢。

“丹藥真的,哎,長老我比較愚鈍,難以描述,不過丹藥的世界可以說是非常廣闊的。

一旦你深入瞭解,真的千奇百怪都有,什麼鎖人靈氣了,什麼吸引靈獸了,什麼調養心神了,什麼改變情感了…”

四長老隻能儘量的描述一下他眼中所看到的丹藥的魅力,

“而且,在煉丹的時候,你的靈氣在不斷的消耗與恢複中,也能得到增長,並不會荒廢你的修煉,這種一舉兩得之事,何樂而不為啊。”

這次商素月倒是敏銳地抓住了一個關鍵詞。

改變…情感?

有冇有,我想要的那種效果呢?

“四長老,可以請您稍微詳細地描述一下,能改變情感的丹藥嗎?”商素月顯得饒有興趣的道。

四長老一喜。

哎呀,總算是說動這個小傢夥了。

雖然這類丹藥不算是丹師界的主流,但有興趣就是好事嘛,以後肯定可以涉獵到其他品類的!

當即就開始描述起,各種各樣對感情有所影響的丹藥。

什麼服下後會使人怒不可遏啊,或者大笑幾個時辰啊,或是抑製不住淚水啊…

講著講著,卻發現商素月又有些興致缺缺的樣子。

四長老連忙改口,再說些少年少女可能更喜歡的,與情情愛愛更相關的東西。

於是就說到什麼,磨成粉泡在水裡喝下後會使人忘記一天內發生的事情啊,又或者是在一段時辰內,容易對其他人產生情感上的悸動啊…

見商素月眨巴著眼睛,好像稍微有了點興趣的樣子。

四長老暗歎了口氣,連忙動著他不善於思考這方麵事情的腦子。

又道出什麼,丹藥分陰陽,給兩人服下後會產生非同一般的羈絆啊,什麼丹藥在睡前吃下後,醒來後,會無法避免的對見到的第一個人產生愛意啊…

見商素月好像開始認真聽了起來。

四長老又是暗歎了一口氣。

這種丹藥說實話他也隻是曾經聽其他友人講故事時提起過,又或是在某些偏門古籍中看到過,具體到底存不存在這種東西,他是真不好說。

而且感覺越說下去,就越有點歪門邪道了,還是不講了吧。

四長老住了嘴,道:“怎麼樣?丹藥的世界也很玄妙吧?還想不想學了?”

“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有些效果比較嗯…匪夷所思的丹藥,不是你這個等級能煉製的。”

四長老本來想用詭異來形容,想了想還是算了。

免得人家又跑了,正派人可聽不得這個。

商素月似乎是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她對這些,挺有興趣!

感覺不止是能拿來對付江成哥哥,也可以拿來用在其他人身上!

好東西!

江成要是知道,商素月居然拜師了四長老。

估計得沉默個三秒鐘,思考一下這個變化可能造成的影響。

原作中確實也有這個橋段,不過被商素月給拒絕了。

畢竟那時候,她已經過的很舒服了,煉丹,當然冇有師兄弟們好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