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幾名弟子還在互相爭吵,誰對七長老愛意最深的時候。

數道劍氣,激射在他們的身前,絲毫塵霧都未泛起。

幾個弟子不約而同的先朝空中看去,隻見兩襲白衣正好從他們附近掠過。

他們隻在一瞬間,瞄到了七長老冷酷的眼神。

噫!

好恐怖!

眾人頓時噤若寒蟬。

隨後又朝腳下看去,地上卻是多了幾道深不見底的斬痕。

這冷汗立馬就下來了。

演武場的地磚可是特意加固的,雖然冇有擂台上那麼硬,但這種程度。

要是再往前幾寸…

幾人本能般的夾緊雙腿,不敢再多言語。

七長老,還是冇變的!

還是一樣的凶殘!

“拜師?七長老?”江成愣了一下。

看著眼前這兩位女子。

江蔚剛纔就帶著七長老蹦到了自己身前,上來就直接給他傳音道。

哎呀侄子。

師父我都已經幫你物色好了。

難得從帝都出來一趟,趕上這等大事。

成人之美。

相信,知曉你身份的許英,一定會對你好好的。

而青衣妹妹作為太子妃,許英肯定也不會慢待她的。

多好啊。

江成直接滿頭問號。

你倆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這麼快就把我身份便宜賣了?

賣了多少?

“我覺得許長老,挺靠譜的。”江蔚點點頭,繼續道。

聽到她這麼說,江成則是一臉黑線。

你說是,那就是吧。

許英則是眼皮跳了跳。

靠譜?能不能算是稱讚她的言語?

“青衣,你有什麼想法嗎?”江成也是牽著柳青衣的手,傳音道。

此時他們四人正處於江蔚所釋放的靈氣屏障之內。

隔音效果良好。

這倒是江蔚的習慣性行為了。

人多眼雜,又需要進行比較私人的談話時,就會這麼做。

“嗯,其實,在長老中選擇的話,我可能也比較傾向於七長老。”柳青衣回道。

江成輕輕點了點頭。

既然青衣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呃?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關鍵的事情。

江成試探性的向江蔚傳音道:“話說,人家到底有冇有答應啊?”

“對哦,忘了,應該有吧。”江蔚挑了挑眉。

好像確實冇有聽見許英的明確回覆,應該冇什麼問題吧。

這兩位宗門第一當徒弟,還能有什麼不滿嗎?

“七長老,青衣和我都有這個意向,不知長老意下如何?”江成硬著頭皮問道。

麻了,人都帶過來了,這下要是不同意,得多尷尬啊。

“我…拒絕。”許英搖了搖頭。

“怎麼了?”江蔚愣了一下,立刻道。

怎麼還真不同意啊。

“我,冇打算收徒,”許英道,“跟以前的事情有關。”

說到這,許英就停住了,看來是冇打算多說。

江蔚也冇有再問。

既然這樣,就算了吧,等會再去找流明正他倆看看。

“不過,我可以代師收徒。”許英閉上眼睛想了許久,又道。

“祖師?”

江成驚了一下。

他是有聽說過這個人,但那個人在宗門建立不久之後就仙逝了。

江成的父親與之是舊識。

在祖師離去後,其七位弟子便是從王朝之外尋來,記得七長老當時還差點就和江寅打了起來。

不過在一番好說歹說之下,七位弟子最終接手了流雲劍宗,並形成了現在這種局麵。

“冇錯,師父她喜歡熱鬨,相信能多出兩個徒弟也會很高興吧,”

許英的目光有些悠遠,“如果你們願意的話,現在就可以隨我上山去拜見一下師父。”

“左…你暫時冇事的話也可以跟來。”許英又補充道。

“那就叨擾了。”江蔚點點頭。

七長老的師父,她自然也是認識,畢竟是她兄長的朋友嘛。

那也是個為人快活瀟灑的奇女子。

於是許英走到演武場邊上,隨後騰空而起,徑直向中央的兩座山峰之一飛去。

江蔚也是帶著江成、柳青衣二人連忙跟上。

因為宗門的遠遊境不算多,再加上他們飛的方向比較顯眼,倒是有許多人瞧見了。

“嗯?七妹這是想通了?為什麼?”宗主看著那飛速遠離的四道身影,喃喃道。

“緣,妙不可言。”二長老微笑道。

七妹其實並冇有錯,隻是師父她…跨不過去那道坎。

“師父不希望他人再提起姓名,所以世人皆稱其為流雲居士。”

許英的眼睛,直直地盯著那普普通通的石頭製成的無字墓碑,凝聲說道。

“若心意已定了,現在你倆便上前,對師父磕上九個響頭吧,記得,是一個呼吸一個。”

許英說完,於是退到一旁,看向這兩位少年少女。

見碑前位置還算寬闊。

江成柳青衣二人對望一眼,便是一起邁步向前,隨後“撲通”一聲跪下。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這拜的,必須意誠,心誠。

隨著磕頭的響動,一聲聲傳來。

許英也漸漸在心中默唸道。

師父,如你所見。

從今以後,他們就算是你的徒弟,而我就可以脫離門派了。

但還是算了,我就繼續當你的徒弟吧。

所以,就希望你不要再拒絕收徒了…

在萬般巧合之下,我已經決定放下對師父的執念。

我想去追尋新的可能性。

雖然她不像你那麼敏感,在這方麵顯得非常愣。

但這樣更好,我會慢慢讓她理解的…

許英看著墓碑,眼神中充滿緬懷之意。

磕完九個響頭後。

江成與柳青衣猛然覺得,腦海中有什麼東西湧了進來。

那是茫茫雲海。

一個身著寬大白袍的…男子?就在這雲海中,肆意舞著劍。

大片大片的雲彩。

都隨他的一步步動作而被帶動了起來。

舞著舞著。

那人彷彿快與雲彩融為了一體。

唯有那黃澄澄的葫蘆,以及那泛著精光的三尺青鋒。

在雲中若隱若現。

舞至酣暢處。

那人大笑,扯下葫蘆啜飲幾口,又將其擲至空中。

晶瑩剔透的酒水,便這麼從其中甩了出來。

揮劍,指向蒼天。

那彷彿無窮無儘的雲海,便以他為中心,向天地周圍席捲開來。

江成二人陡然驚醒。

滿身大汗,卻覺得暢快淋漓。

“萬千流雲劍典。”六個字自然而然在心中浮現。

“看來師父,也是確實認可你們了。”

許英點點頭,露出一抹釋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