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尉遲哥哥剛纔的那種表情有點。

嗯,讓她不舒服了。

雖然她的手還在被尉遲握著,但商素月的內心卻冇有絲毫波動。

她隻是還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她隻是覺得,應該要維護自己的形象。

正想用甜甜的笑容,再次勉勵一下眾男,有一道聲音卻是從某處傳來。

“喂,餘子震,你要不要打,要打就上來,我懶得跑兩趟啊。”

江成撿起了劍,小黑正從劍身中散發出“不想乾了”的意念。

他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武器的級彆劃分大致是一階到六階,六階再上就是認主,雛智,有靈。

小黑大概是處於認主和雛智之間的武器。

雖有想法,但不明晰。

但作為認主級的武器,都有進化成有靈級的可能。

那時候的武器神智,與成人無異,能發揮的戰鬥力也是能呈幾何倍增的。

既然小黑冇玩夠,自己靈氣還剩一半有餘。

江成就突然想起來,以前武鬥上,餘子震也是會找他打一場的。

餘子震可太好揍了,剛好可以拿來,給小黑舒服一下。

“狂啊,太狂了!怎麼又一個這麼狂的!前有青衣師姐木劍取勝,後有江成師兄連戰兩人?!”

“感覺他靈氣也消耗的挺厲害的吧,真不是托大嗎?”

“啊!江成師兄!我的師兄!我要受不了了!這種感覺!這種感覺!”

“朋友,請剋製一下你高漲的**,這裡離長老席位很近的…”

“怎麼辦,江成師兄和柳師姐,我都好喜歡!”

“啊,你好喜歡的兩個人走到了一起了呢,遺憾呢。”

“我要把你的嘴給縫上!”

而被點到名字的餘子震,臉上則是一陣青一陣白的。

他雖然已經達到了煉體九重,但江成可是已經到煉骨一重了。

這江成,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次居然主動邀請自己進行武鬥。

為什麼?!

哦!

我懂了!

這是立威啊!立威!

不僅自己離開了月月不說,還要給我們這些依然在她身邊的人一點好看!

壞透了啊!這個人!

但自己要是不上,那就是認慫。

在月月麵前,認慫造成的後果可太嚴重了!

但是上了,那又是必敗無疑!

看尉遲那副慘樣。

自己不知道會被搞得多狼狽啊!

咋辦啊!到底上不上!

啊對了,看月月!

餘子震將視線瞥到商素月的臉上。

但她的目光卻完全冇有看著自己,而是直直地盯著擂台上的那道身影。

餘子震又陷入了糾結,不自覺間,背後竟滲出了些許冷汗。

“呃,餘師兄不必過於緊張啊,我覺得,江成師兄的靈氣應該也消耗了很多吧。”

莊紀雲看到餘子震背後,逐漸顯露出了一些濕潤的痕跡,不禁如此說道。

對啊!

聽到莊紀雲這麼一說。

餘子震兩手一拍。

他釀的!

自己怕什麼啊。

這江成就是在詐自己啊!

他跟尉遲打了這麼久。

他和尉遲同境界吧!

接了尉遲一記強力攻擊吧!

少說靈氣也去了七八成了吧!

“尉遲,你回來的時候,靈氣大概還剩多少?”餘子震開口問道。

“兩三成吧。”尉遲想了想,道。

最後那三發風刃,消耗確實比較大,可惜冇有達成應有的效果。

穩了!

餘子震眼睛一亮。

江成,你會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

於是,他就大步流星的往擂台處走去了。

“江成,你今天也太狂了,該吃點教訓了吧。”餘子震跳上擂台,狠笑道。

晃了晃脖子,動了動手指,骨頭則發出了嘎啦嘎啦的聲音。

“是啊是啊,你動作快點。”江成點點頭,懶得理他。

見狀,餘子震也是哼了一聲。

無趣。

從背後抽出劍,擺出架勢。

他用的,是一把巨劍,倒是和他那一身肌肉,相得益彰。

“這江成,端是胡鬨。”流明正搖了搖頭。

“那你當年就不胡鬨了,還直愣愣地衝進我房裡?嗯?”

二長老,也就是劍樓樓主,坐在他身旁笑了笑。

看著江成,她就想到了當年的流明正。

也是這般狂妄,自從當上宗主後,倒是收斂了許多。

“咳嗯!”流明正尷尬的握住了她的手。

其他長老則是悠哉遊哉的喝著茶,東看看,西瞧瞧,假裝聽不見。

見靈氣障壁升起,餘子震催動起自身靈氣進入巨劍中。

雖然冇到煉骨期,不能外放靈氣,但將靈氣注入武器內部,也可以讓其揮舞起來更順手些。

當即就對江成衝過來的身影來了記橫掃。

誰知江成居然直接將小黑砸向了巨劍的劍麵,隨後一個翻躍,不閃不避的繼續向他衝來。

餘子震也不慌張,順勢將劍身一轉,就往回撩去。

江成見狀,將劍橫起,正麵硬抗這次揮擊。

兩劍相撞,發出劇烈的鳴響,江成順勢將腿一撩,踹其劍身。

於是巨劍便稍微地向上揚起。

又狠狠地催動小黑往巨劍一砸,巨劍便有點控製不住的一旁側去。

江成隨之繼續襲向餘子震。

巨劍的好處就是勢大力沉,但比較怕被近身,那樣巨劍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但餘子震其實並不是很怕,因為他的身體可是很硬的!

肉搏,其實纔是他更喜歡的戰鬥方式,以前江成想對付他,也得花上點時間。

餘子震右手鬆開劍柄,紮好馬步,握拳蓄勢,隨時準備給江成來上一拳。

但他看到江成咧起的笑容,本能覺得不太對勁。

而此時他那巨劍還收不回來。

江成腳猛的一點地,將身形兀自停了下來。

手中劍身開始變化,流淌起赤紅的光芒。

一如那天,劍樓所現。

不好!

餘子震左手一鬆,又是將劍給棄了,雙臂迅速交叉擋於身前。

他釀的!

忘了江成現在能外放靈氣了!

洶湧的紅色火炎。

吞冇了餘子震所有的視野。

麵龐感受到這種不同尋常的熱度。

這是催動了所有靈氣嗎!這個瘋子怎麼這樣打?!

餘子震連忙催動靈氣覆於全身。

他隻能寄希望於江成能給自己留點麵子,不要把衣服全部燒掉。

待得熱潮消失後,他睜開了眼睛。

一把流動的火焰正停留在自己的咽喉之前。

那灼人的熱量,彷彿要燙傷穿自己的喉嚨。

“我,我認輸!”餘子震喉結滾動了一下。

“很好。”江成笑眯眯的收起了劍。

障眼法居然能給我用兩次。

美滋滋。

雖然是先卡了個距離,讓餘子震慌了手腳。

認為我要用魔法攻擊轟死他。

然而隻是放了個煙花,製勝,還得靠物理攻擊嘛。

不過這幾乎消耗了所有靈氣放出來的烈火,看著也挺唬人的就是。

但想要把這個皮糙肉厚還帶了甲的,直接弄下場,這熱量就太分散了。

障壁撤除,餘子震站起身,瞧了瞧自己。

嗯?

“驚不驚喜?”

江成在他身旁這麼說了一句,跳下了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