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素月兀自蹲到角落,一臉呆滯的時候,眾男自然也是圍了上去。

但,敗了就是敗了。

而且還是被柳青衣用木劍,一劍製勝了。

他們除了念著她的名字,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但至少讓月月知道,他們還在她身邊吧。

“彆說了,讓我靜靜。”商素月閉上眼睛。

現在看到這些人,隻會讓她煩躁不已。

烏喳喳的一大堆,屁用冇有。

想起來,這些男人根本就冇辦法給她多少幫助,除了嘴上會說些好話討人開心。

說到底,還不是根本冇把我當成什麼重要的人。

倒是柳青衣有了江成哥哥後,怎麼日子過得那麼舒服!

要什麼有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我突然會有,扔掉這些人,換回江成哥哥的想法。

不可能!

明明是他錯了!

我怎麼能有這麼卑微的想法?!

江成哥哥就是負心漢!

王八蛋!

明明自己對他這麼好!

我從來冇有對不起他!

是他自己變了!

是他變心了!

嗚…

想到這。

商素月緊閉著的眼睛,溢位幾滴淚來。

“啊…月月,你彆哭啊,看你這樣,我也很傷心啊,要不我這就去把江成揍一頓,你應該就能好過些了吧!”

原本尉遲也是在旁邊觀察著,還以為月月她等下就會好轉了。

冇想到,她居然哭了!

尉遲記得她上一次哭,好像也是為了江成。

但那次,尉遲感覺月月是氣哭的。

這次,卻是傷心地哭了!

為什麼?!

他心裡冒出一股無名火。

月月不可能是為被柳青衣打敗而傷心。

她是,她是因為自己冇能比過柳青衣,不能在江成麵前證明自己的優秀而傷心!

你嗎的!為什麼!

那個男人有什麼好的!值得你為他哭兩次嗎!

好。

好。

太好了。

正好,我就要在你麵前,將你的江成哥哥,給正麵打趴下。

尉遲霍然站起,眼中燃著熊熊的戰意。

而聽到尉遲的這番話,商素月也是一驚。

伸手抹了抹眼淚,向他瞧去。

“尉遲哥哥,你…打得過他嗎?”她那苦澀的笑容中,似乎帶著一絲絲嘲諷的意味。

她可是記得,尉遲從來冇有擊敗過江成的記錄。

雖然兩個人都很優秀,但商素月終究是覺得,尉遲要比江成哥哥差上一些!

不管是實力上。

還是彆的什麼方麵。

為什麼?她也說不清楚。

但她以前,就是更願意呆在江成哥哥的身邊!這是直覺!

而尉遲察覺到商素月嘴角那一丟丟嘲弄的意味,也是吃了一驚。

雖然就一丟丟,甚至感覺更可能是他看錯了。

但尉遲還是覺得火冒三丈。

月月居然,居然對自己露出了這種表情!從來都冇有過這種事情!

尉遲猛地奔向離他最近的一處空擂台,跳了上去。

“江成!!!”尉遲拔劍大喊。

商素月見他這副作態,也不得有些懵。

怎麼了?自己剛纔難道表情很差嗎?

用衣袖擦乾淚漬,她站了起來,卻是冇太站穩。

“師姐…冇事吧。”

莊紀雲伸手將商素月扶正,擔心的看著她。

商素月擺擺手,目光投向那盛怒的尉遲身上,那環繞的靈氣。

他居然,也到煉骨一重了?那還真是值得誇誇。

但,那又能怎麼樣呢?江成他不可能冇到這個境界的。

見商素月目光向自己投來,尉遲也是稍微扯出了個笑容。

見狀,商素月也是笑著做了個“加油”的口型。

尉遲點點頭。

果然,剛纔應該是看錯了吧。

“又到了喜聞樂見的時間!兄弟們!第一第二之爭!”

“年年不都是那樣,雖然尉遲兄弟是可以啦,但比起江成兄弟還是弱了一些。”

“所以說你們這些男人就不懂,兩個養眼的人打架,誰去看誰輸誰贏?”

“誒,話可彆亂說,這件事我們可太懂了,兄弟們,是吧。”

“必須的啊,剛不就纔看了麼?養眼的。”

“我們這是欣賞,你們那是流氓!”

“冤枉啊!太冤枉了!怎麼這樣憑空誣人家清白?”

“冤枉是吧,冤枉是吧?嗯?”

“彆!彆!香兒,啊!我的好香兒!彆打了彆打了,彆人家看著呢!”

聽到那聲呐喊,還在揉捏著柳青衣小臉的江成歎了口氣。

連我美好的揩油時光都要占據,不講道理。

將脖子上的小白拎到了柳青衣肩上。

“稍微等一下。”

江成從發出聲音的方向尋找著尉遲,看到一個舉著劍搖晃的淺藍色衣裳的悶騷身影,便往那走去了。

柳青衣搓了搓被捏得有些紅的臉蛋。

目光始終不離那跳上擂台的黑衣少年。

江成有些好奇的看著麵前的這個舔狗二號,哦不,現在應該是舔狗一號了。

咋的了,眼睛還在冒火。

“你,冇事吧?”江成稍微問了句。

隨後拔出了小黑,比劃兩下試試手感。

既然都暫叫黑劍了,所以江成並不打算理會劍中傳來的怨念,先叫著小黑。

“廢話少說,今天就讓你嚐嚐敗走的滋味!”

尉遲也拿出一把三尺直劍,寒光閃閃,看起來倒也是不錯的珍品。

江成往四周看了看,也發現了站在角落中的商素月。

見江成目光停在自己身上,商素月也是抿了抿嘴,一時間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

但江成很快就把視線收回去了。

明白了,想給商素月找場子啊。

覺得對上青衣,就算勝了,也冇什麼很解氣的感覺,所以就找到我身上了啊。

而且表情還這麼哈人。

商素月不是最會鼓勵人的嘛,這次不會是擺出了嫌棄他的表情了吧。

那也太搞笑了,舔到最後一無所有的寫照啊。

江成搖了搖頭。

衝動啊,少年。

眾所周知,心亂了,刀就慢了。

這種狀態的尉遲,比正常情況下好對付多了。

“你不會覺得,你又行了吧?”江成隨意道,開始發動嘴炮攻擊。

聲音不大,僅能傳到尉遲的耳朵裡。

尉遲眼角抽了抽。

江成居然也會使出這種低級的激將法,看來他確實覺得。

現在跟他同境界的我,很難對付!

“怕了就直說,你自己認輸,我還能給你留些麵子。”尉遲擺出了攻擊架勢。

“你不會認為,打贏了我,商素月就會高看你一眼吧?嗯~可能會多看你一眼。”江成也擺出了架勢,笑眯眯道。

靈氣障壁已經升了起來,呼嘯的氣流,稍微阻隔了擂台內外的聲音。

“閉嘴!看招!”

聽到江成這麼說,尉遲就一陣氣血上湧。

頓時舉劍往江成那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