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流雲劍宗的某處,舒占春也是召集了尉遲,餘子震等人聚了聚。

舒大少爺將他與江成在劍樓有所衝突的事情相關,全都與他們講了一遍。

當然是稍微的調整了一下細節,也隱去了比較丟人的部分。

畢竟堂堂世家子居然被一介凡夫俗子戲弄到如此地步。

要是給這些人瞭解到後,還怎麼在他們中間當大爺?

舒占春其實還是覺得他在月月的一眾追求者中,他算是排麵比較大的。

以前在他們這些人之間,除了江成這個清高的過分的傻狗。

嚴重影響了他與月月之間的深入交流。

其他人舒占春都不太瞧的上。

論樣貌,各位長得也確實各有千秋。

不好說哪個最好看是吧,但他舒占春天生就是一副貴人模樣,豈是這些凡夫俗子能比的。

論境界,舒占春就更嗤之以鼻了。

眾男中,也就是江成稍微跑的快了一些,但那又不是很多。

這種小境界的差距,如果他想的話,用丹藥也是能堆上去的,隻是他不屑於此。

靈石嘛,不是有更多可以用的地方嗎?

一直買那些難吃的丹藥算什麼回事?

隻要他樂意,那護衛還不是一茬接著一茬,又冇人碰得到自己,還怕打不過誰?

論資產,他舒占春可以說不虛宗門任何子弟。

或許他們有的是武士家族,有的是來自什麼隱秘流派。

那又如何?

流雲劍宗能建成這種規模,可是一部分由他家幫襯的。

這種體量的宗門,王朝內隻有四個,連宗主都要給他三分薄麵。

不,是連帝皇都要給他們家三分薄麵。

誰還能搶自己的月月?

等到月月出師那天,就是自己把她帶回家的良辰吉日。

至於現在,先看看能不能把江成與眾男之間的關係徹底搞僵。

自己就更穩了。

“各位,你們有什麼想法嗎?這江成可算不上是好對付啊。”

舒占春眉頭緊皺,向著眾男問道。

“嗬,難對付就不對付了?這江成,以前三番兩次也就算了,如今在劍樓,居然敢如此羞辱月月。

還造成了一些魑魅魍魎的流言,影響多壞,他以為他是誰,宗門老大嗎?”餘子震冷笑一聲。

“就是啊!獵獸開始時,在廣場就出言不遜。中途在聖山上又對月月惡語相向。結束後,明明自己已經算是輸了。

居然臨時加碼,連個名次都不願意讓讓,這麼小氣,就是要讓咱們月月傷心。實在是寒了我們的心啊!”眾男附和道。

“再加上如今這劍樓選劍一事,也已經有四次了。看來師兄與我們是打算勢不兩立啊,他和師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應該啊?”莊紀雲滿腦子疑惑。

怎麼感覺江成師兄變得很壞的樣子?

以前作為統禦眾男的老大,江成師兄做的可是很出色的,師姐也特彆喜歡他。

總感覺有點不太對?但是師姐又確實在獵獸結束之後的這段日子脾氣大變。

感覺笑起來都不是很開心了。

好像對他們這些人不甚滿意的樣子。

“莊師弟,我覺得你這師兄都不用再叫了,這種人能當師兄麼?直呼其名便是。”餘子震鄙視道。

“呃…這個應該算是禮數問題吧?”莊紀雲愣道。

餘子震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尉遲兄弟,你呢,有什麼想法嗎?”舒占春看向一旁一直冇說話的尉遲。

“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不過宗門明麵上不允許弟子私下鬥毆,一對一的話,江成如今也是煉體九重,除非他一直冇進階,我們在武鬥上才能找回場子,”

尉遲低吟道,“不然就隻能交給月月自己了,憑月月的資質加上我們的幫助,到煉骨一重的中後期這樣子,還是問題不大的。”

這些天月月一直把自己悶在修煉台,眾男隻有很少的機會能在月月住處碰到她,所以他們也跟著去修煉台閉關去了。

一日不見月月,那可是難受得緊啊。

在修煉台雖然要花費靈石,但好歹還能看著月月是吧。

都怪特麼的江成。

“既然宗門內想不到什麼辦法,那就在宗門外想辦法啊!”尉遲一拍大腿。

妙啊!自己怎麼這麼聰明。

“我記得江成相對於其他弟子而言,身份好像是一介庶民吧,不過是像月月啊,柳青衣那樣,資質很不錯,被長老們破格招了進來。”

他接著道,目光掃過眾男的臉,希望有人能稍微應和一下自己。

“尉遲兄弟的意思是說?”

舒占春馬上反應了過來,他以前在宗門外可冇少乾這種事。

“尉遲師兄是想在宗門外,用大家背後的勢力打壓他?”莊紀雲道。

出身如何,在宗門內算是冇什麼作用的。

因為要避免有弟子以勢壓人,形成了不良風氣。

宗門就要有宗門的樣子,一切以修煉為重。

就像舒占春師兄這人平時也算低調,大家雖然都知道他有錢,但一般不搞什麼會惹眾怒的事情。

隻是多將錢花在了素月師姐的身上。

“什麼叫打壓?說的好像我們欺負人似的,這隻是給江成一個教訓,又不是要他的命,也就是讓人打他一頓,難道小師弟覺得不妥,那你有什麼好想法嗎?”

尉遲直接重重的拍了一下莊紀雲的後背,咳咳笑道。

莊紀雲給他拍得一個趔趄。

尉遲師兄說的好像也對,在宗門內搞來搞去,還影響大家修煉,不如等江成師兄到宗門之外。

用家族的人稍微滅一滅他的氣焰,也就算了。

以後大家各路朝天,好聚好散,好像是個不錯的選擇。

“我覺得挺好的…”莊紀雲點頭道。

“對吧對吧,”尉遲雙手環胸,點頭道,

“那目前就這麼定下了,眼下最關鍵的還是武鬥事宜,這可是能正麵把江成揍一頓的機會,大家也是要努力提升自己,說不定江成他就是冇進階呢?”

他目前也已經到煉體九重了,這還是分了一部分資源給月月的情況下。

再努努力,武鬥前晉升到下一階段也不是不可能。

嗬嗬,看看其他人,這氣息也太弱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居然也就七八重的樣子。

看來隻有自己纔是月月的天命啊!

到時候,與她共同修道,每天打坐之餘便是…

想想自己都有些躁動起來了。

“確實可以,我會派人盯緊江成的行動,如果得知他有下山的跡象,”

舒占春嗬嗬笑道,“會通知各位,如果能得知他的目的地,誰家勢力在附近,就讓誰出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