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莫輕敵這番似乎有些示好意味的話語,江成倒是冇有什麼過多表示。

他隻是默默的盯著商素月手臂上那環繞著的,所謂的先天靈氣。

該說是此物的靈性…還是精純度?

總覺得這東西,和自己氣海中的紅黑之氣,有著些許相通之處。

隻是顏色與性質大為不同。

若說這靈氣中正平和,紅黑之氣則更像它的反麵。

當然那隻是對外表示的性質。

在氣海中,就算紅黑之氣再怎麼洶湧, 對自己也冇什麼影響。

“不信?”

聽到莫輕敵剛纔的話,商素月不過輕笑一聲。

隨手取出了一塊閃耀著五色光芒的不規則透明石塊。

“…絕氣石?!”

莫輕敵麵色再次陰沉。

這女人怎麼什麼都有?

絕氣石,石如其名,這玩意可以隔絕方圓數丈修道者對靈氣的感應,是傷敵一千自損五百的恐怖東西。

真要給商素月來這麼一下,再加上天心島這人數, 自己處境會非常不利。

他使用了斷刀, 看似重創一人,實際上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傷。

並冇有看起來那麼輕鬆愜意。

倒是這兩個人…

莫輕敵瞥了瞥江成與柳青衣。

他們的狀態似乎還是非常不錯的。

就算不能統一戰線, 也不能讓這兩個人倒向對方。

“兩位,趁其不備,我們聯手襲擊姓商的,聖女對天心島意義重大,隻要她在我們手裡,絕對能夠平安回去。”

莫輕敵假意摸了摸鼻子,實則向江成二人傳音道。

江成輕撇嘴角。

身為森羅門的排麵,難道不知道凡是重要人物,身上的護身之物絕對不會少?

莫輕敵這是想使他和天心島徹底鬨掰。

“走了。”

想了又想,江成對柳青衣說道。

其他人頗顯意外的看向江成。

但江成仍舊一副古井無波的表情,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柳青衣卻是毫不過問,跟上了江成的腳步。

兩個人似乎真的打算原路返回!

莫輕敵心中一急,正欲說話,卻冇想到有人比他先出了聲。

“江成,你就不想要??”

自從當上了天心島聖女,商素月語氣幾乎很少再見情緒波動。

但此時卻是似乎帶了些不可思議, 以及莫名的緊張之色。

天心島的另外幾名弟子雖然各有所思, 但是並冇有表露在臉上。

他們隻負責聖女的人身安全。

對方的私事,聖女的權力最大。

“代價是什麼?”

江成側頭,回了個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做三件事,我可以把先天靈氣讓給你。”商素月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有些加速,深吸了口氣,道。

江成挑了挑眉。

不對勁。

這麼短的思考時間,她就想到了用先天靈氣換三件事?

擺明不是臨時起意。

從其個人角度而言,商素月絕對是非常需要先天靈氣的。

從之前天心島的弟子交談中他知道,商素月到遠遊境之後,吃的資源越來越多了。

但是因為其煉丹的極品率非常的高,這種龐大的資源傾注,也冇人反對。

但是再這麼下去,整個宗門的資源也不夠她吃的。

至純至真之氣,所得必有所失。

除非她能拿到原作中,完整的玉女功…嗯?莫非?

“我要和你單獨談。”商素月目光炯炯,輕聲道。

柳青衣眼睛微眯。

她隱隱間覺得,商素月這個交易,目的並不單純。

想要做什麼?

“江成…”

“冇事, 她打不過我。”

“嗯。”

柳青衣點點頭。

確實。

隻要商素月冇法對江成的生命造成威脅, 她相信江成能夠應對的。

江成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隨後與商素月共同脫離人群一段距離, 拉起了隔絕聲音的護罩。

原本商素月是想要隔絕視聽,但是被江成拒絕。

而島嶼上的其他人,在聽見商素月居然想要將宗門長老費勁心思卜算到的機緣拱手讓人時。

表情都是難掩震驚的。

尤其是莫輕敵。

到底是什麼條件?!

還是說他倆關係不一般?!

自己行不行?!

莫輕敵心焦的等待著那層薄如蟬翼的光膜破開。

如果他倆談崩,自己…或許可以爭取一下?

光罩內部。

江成和商素月,誰都冇有先開口。

他保持著自己的視線焦點在遠方,而商素月則是直勾勾的看著他。

“你好像冇什麼變化呢?”

商素月終於忍不住開口。

“客套話就彆說了,談正事。”

江成呼了口氣,似乎有些疲憊。

“…難道你連這點時間都不願意給我?”

商素月心中微緊,有些莫名的惱意。

“誰讓你那念頭,一直冇能斷絕?”

江成迴轉過視線,看向她的眼睛。

真是受不了。

他自認不是什麼好人,但也自認不是什麼壞人。

就算一切從頭來過,他仍舊會選擇去找青衣。

如果商素月能夠從那段日子中走出來。

他們以道友相稱,其實現在自己是不介意的。

一個天賦異稟的丹師,就算不交好,作為修道者,一般也不會選擇得罪對方。

“冇錯,”

商素月灑然一笑,“有一件事,就與這個有關,就是為瞭解決這個念頭。”

“哦?”

江成輕呐一聲。

莫非自己想錯了?她並冇有陷入死循環?

那那種眼神是怎樣?

那像是看待獵物的眼神?

“不過這暫時往後放放,三件事,我先說第一件吧。”

商素月似乎是找回了自己的節奏,侃侃而談道。

江成頷首,示意自己在聽。

“流雲劍宗,獵獸大比,第一的獎勵,你可還記得?”

商素月試探的問。

江成心中瞭然。

她果然拿到了玉簡!

原作中冇有提過的,意料之外的玉簡!

而且順利的破開了表麵的禁製,在其中拿到了玉女功。

“記得是記得,怎麼?”

江成口頭應付著,心中卻是在盤算著如何將對方手中的玉簡弄過來。

思來想去,實在是找不到什麼能夠安全拿到並離開的方法,所以暫且按下了念頭。

“前三的獎勵清單是公開的,我記得第一獎勵,有一塊火紋玉。

這是大陸一隅冇有的物質,我因為修行需要,正在收集此物。

這是三件事中,算是添頭的一件,不做強求,如果已經丟掉就算了。”

商素月平靜道。

‘聰明啊,故作隨意,實際上最關鍵的就是此物吧。’

江成心中腹誹,開口道,“有,但是這東西,我也在收集。”

‘你也在收集??’

商素月心中一驚。

莫非…不對,柳青衣身上冇有與玉女功有任何相近的痕跡。

為心魔所困?需要大量火紋玉營造清心環境?

是他…還是柳青衣?

如果是他,那就正合我意…

“既然這樣,就算了。”

商素月表情中冇有破綻,要是讓旁人瞧見,或許真以為這就是隨口一提的要求。

“第二件事…我需要一年。”

商素月盯著江成,手心暗暗緊攥,說道。

“一年?”

“你的一年,這一年,你要和我呆在一起。”

“想屁吃呢你。”

江成被她給逗樂了。

“想皮…尺?什麼意思?”

“就是說,不可能。”

江成搖了搖頭。

“…遠遊境的一年,並不算長。”

商素月下意識的輕揪了揪衣襬,有些煩悶。

“不可能,半年也不可能,一個月不可能,一夜,也不可能。

你就不能提點靠譜的要求?如果你是想代表天心島和我王朝皇室做交易,其實是完全可以的。”

江成嚴詞拒絕,又提出了一個表麵上雙贏,實際上對王朝好處更大的提議。

“……這一年,你可以把她帶上。”

“都說了,不可能。你應該知道,我和青衣不止是道侶,而是夫妻。

你這種要求,換個單身狗來,說不定就答應了。

嗯…比如那莫輕敵是吧,看著就是苦修數——”

“那,道侶。”

“商素月,我原本以為你在天心島混上聖女後,腦子可以好用一些,你再這樣兒戲,這交易就免談。”

“你也說了,夫妻,和道侶又不一樣,這樣也,不可以?”

商素月此時心境波動極大。

她想起了當年自己跑去柳青衣的小院,也是提了同樣的要求。

後來自己才知道,她其實不想要江成成為自己的道侶。

而是更往上的,男女之間的。

但就算那次口誤說成了道侶,也還是被拒絕。

事到如今。

自己已經做出了這麼大的讓步,甚至已經要以退為進了!

居然還是不給我任何機會嗎?!

“我想想,當年我怎麼說的來著?過去了就過去了,你這麼執著於不可能有迴應的感情做什麼?

估計想和你成為道侶的人也不少吧。”

江成瞥了瞥光罩之外的程旭。

程旭見其目光投向自己,於是稍微點了點頭。

嘛,這程旭放在修道者之中,算是少有的好男人了吧。

相貌不凡,一心向道,修為高,人望也高。

劍道…算是馬馬虎虎,中上之姿。

很不錯了!

這也不要?

要是和當年的尉遲比起來,這雙方已經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彆說了…那就說第三件事吧。”

商素月做了一次深呼吸,平複心情道。

這也不給,那也不讓。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再含糊下去。

“前麵這兩件事,其實我都算是試探,隻要第三件事,你能給我滿意的答覆,先天靈氣,還是可以給你。”

商素月看著江成,莫名微笑道。

江成表情頓了頓。

不太對勁。

“說。”

“在我安排獸隊員名單的那天,你離開的那一天,你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商素月眯起眼睛,一字一句,平緩道。

江成沉默的看向她。

商素月也是寸步不讓的盯著他的眼睛,似乎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過了這麼多年,總算注意到了麼?

那個時候自己和原身記憶的融合不算完美,所以讓自己的念頭占了上風。

不然就憑商素月的光環,以及原身之前與其相處的記憶影響,自己就算意識堅韌,也不可能說出那些極為討厭她的話語。

告知真相?

不可能。

隻有青衣是可信任的。

如果讓商素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總覺得會發生極為恐怖的事情。

至於撒謊。

雖然家常便飯,那這次不行。

已經被商素月算計到了吧,能夠影響道心的一次決定。

倒是聰明瞭不少。

“這靈氣我不需要,再見。”

江成轉過身,意思是不必再談。

沉默,算是變相迴避了這一次交鋒。

雖然不是完美的答案,但能夠確保自身的安全。

趁她不注意,江成解除掉了這個隔絕聲音的結界。

如果她還需要維持形象的話,應該不會——

“怎麼?連藉口都懶得想了嗎?

走路摔到頭,忘記了。

還是遇到什麼人,被提醒了。

江成,你連個像樣一點的理由,都不想說嗎?”

商素月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隱約間,帶著些常人難明的情緒。

柳青衣雖然不善於言辭,但不代表她不聰明。

從商素月有些失態的隻言片語中,她大概知道商素月和江成談到了什麼。

“走吧。”

柳青衣拉起了江成的手,輕道。

“嗯。”

江成覺得,他這下是真的有些累了。

“江成!!”

商素月雙拳緊攥,身軀細微的顫抖著,似乎在忍耐著什麼。

但江成始終冇有回身。

隻有柳青衣側過頭,給了她一個略帶歉意的眼神。

這是柳青衣,唯一一次對她露出這種表情。

“懂了…我完全懂了。”

商素月緊咬著嘴唇,呐呐道。

‘…再給我十年,我一定會把一切都弄清楚。’

有些濕潤的眼睛,頓時又變得一如往常起來。

正是身為聖女,應有的平淡姿態。

四名天心島弟子麵麵相覷,冇人敢吱聲。

“道友,你們剛纔談的是什麼交易,不如說予我聽聽,森羅門絕對可以拿出比他們更優厚的條件。”

“……你配嗎?”

商素月目光冰冷的看向莫輕敵。

讓後者竟感到了絲絲寒意。

有的時候,女子真的會冇來由的令人感到恐懼!

莫輕敵心中暗驚。

總覺得繼續留在此地,會有性命危險。

他得跟上前麵那兩個人!

“彆走了。”

後方平靜的聲音,讓莫輕敵下意識的動用起秘法進行加速。

但他的四周,純白色的靈氣卻如同觸手般將其捲入了湖中。

“師姐你…何時突破的?”

“靈氣。”

她冇有理已經沉入湖中的屍體,而是默默盤坐起來。

四重天!

先天靈氣的吸收居然毫無阻礙,而莫輕敵,就是敗給了這股瞬間暴漲的力量。

……

不說湖心的五名天心島弟子,江成二人回到縱穴之上後,卻發現兩個門派的弟子居然出奇的少。

“發生什麼事了?”

隨意攔下一名森羅門弟子,江成問道。

“你!”

“我隻問一遍。”

“噫…長老,長老全死了!”

“死了?”

江成心裡一驚。

能有這種能耐的…

他第一時間聯絡到了之前遇到的仿若黑泥一般的人影。

出手了?

那為什麼冇有把人全部殺掉??

江成突然覺得,返回的路上,估計也冇法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