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男子神色間有些許的緊張。

也不怪他如此,畢竟這處遺址也是他們島中高人經過推算,才確定的位置。

據說是擁有著舊時代修道者王朝遺留下的稀世珍寶。

當然,其實主要是為了找尋聖女的機緣,他們過來隻是順帶的。

但就算是如此,這一路走來,他們也獲得了不少不錯的東西。

而且這些寶物是在冇有守護獸的情況下, 這就顯得更難得了。

當然,這處遺蹟封閉瞭如此之久,一直冇有生靈在此出現,在靈氣不斷的堆積,以及環境的各方麵因素影響下,還是誕生了一些冰屬性的精怪,而且實力都算是勉強接近了遠遊境。

對於他們這些普遍還在化身境的弟子而言, 這已經算是強敵了。

這些精怪的靈智並不高,隻能說算是四五歲的小孩子, 也不會阻止他們獲得珍寶。

唯一奇怪的就是,這些精怪似乎在他們想要往某個方向靠近時,會顯示出極強的攻擊性。

事出反常必有妖,精怪越是想要阻止他們靠近,他們自然就越是想看看那地方到底有什麼東西。

當然,這片遺址的地形有些複雜,似乎是在千萬年冰層的作用下,不斷的分割成了大大小小不同的洞窟。

而為了更快的探索完這片區域,他們也稍微進行了分批行動。

而自己就是這探索大隊中的其中一員。

冇想到誤打誤撞之下,居然碰到了除天心島之外,其他的修道者!

這遺址居然不止一個入口?!

還是說對方是隱居在此的老怪物?!

想到這,他先是打量了一番對方的穿著。

嗯,是近年流行的款式…那些閉關的老修道者通常出關的時候還是比較好認的,那就是衣服上的花紋會與當下略有不同。

除了寶衣這種難得一見的靈物,凡是能為修道者所用的衣物其實都是非常稀有的。

一方麵不能阻攔自身對釋放靈氣的控製程度, 一方麵也不能影響對外界靈氣的感應靈敏度。

有些地方的修道者或許會穿滲了天金或秘銀等物的甲冑什麼的,但那種穿法也是有舍有得的。

而且很浪費。

有那種材料直接提升靈器不好麼?自身的防護,用靈氣不就好了。

通常情況下, 還是普通的透氣衣服不影響靈氣的釋放與接收。

所以通常來說,一名修道者的儲物靈器中或許會備上數十條的衣物,以備不時之需。

而衣物通常又是辨彆身份的好方法。

天馬行空的思考了一番,這名白衣男子又稍微感應了一下這兩人的氣息。

…遠遊境!

而且這相貌,如此年輕!

看來還是十**歲的樣子!

自己的模樣都已經在二十四歲左右了。

是和聖女同層次的天才嗎?!

還是隱藏修為的老怪物?!

戴著人皮麵具的可能性,也不是冇有。

不過要想煉製高等階的,能夠騙過化身境遠遊境強者的麵具,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況且佩戴人皮麵具其實會影響人體表麵與靈氣的互動,某種程度下可以說是自降戰鬥力的做法。

況且對方的這種神態,也不像是老怪物會做的表情。

也就是說,對方少說也是在十**歲時就已經達到了化身境的後半段。

不過如果是年齡相近的修道者的話,那自己並不怕他們。

他好歹也是個邁入中遠遊十幾年的修道者。

同境界之下,不說對敵,自保還是冇有問題的。

就算是大遠遊的長老們,自己也能在其手上過個十幾招再倒。

“想要詢問他人身份的話,應該先報上自己家門吧。”

這名男子在打量江成二人的時候,江成二人同樣在觀察著他。

相貌中等偏上,身材結實勻稱,眼神內斂中不失淩厲,是個練劍的好苗子。

其握劍的手勢雖然並不是很冇禮貌的直接指向二人, 但這放於身側的長劍也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修為…遠遊境四重上下,配上對方這個相貌所顯示出的年齡…

雖然對方的劍意似乎有種滯澀之感,或許是卡在某個關頭許久了,但在這個過程中,其劍意也是越發凝實深邃,冇有空耗青春。

素養挺高啊,哪個劍宗的?

“我是天心島弟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程旭。

這次是因為門派的某次試煉,來到了這個地方。

但據我所知,這處遺蹟的入口應該隻有我們那個方向纔有。

你們兩個人的出現…讓我非常好奇。如果能夠稍微講講二位的來曆,我感激不儘。”程旭稍微後撤一步,將長劍入氣海之中,平聲道。

至於這個地方是精怪阻止力度比較強烈的區域,程旭冇有說明。

在他看來,對方在這裡出現,應該是遇上了讓精怪想要阻止他們靠近,讓他們見麵的“某個東西”。

而對方有很大概率已經見過了那個東西。

但是他們也冇有出現什麼損傷,表情上也冇有什麼受到驚嚇,倉皇逃命的樣子。

說明精怪所守護的“那個東西”,很可能其實危險性並不強。

江成點點頭,“嗯,我江成,她姓柳。”

對方如此坦誠的情況下,自己道出名字倒是無所謂。

但是稍微留個心眼也無不可。

可以讓對方猜一猜他們的關係,或許能為之後出現的某些變數做出意想不到的反應。

“我們是從一處垂直洞穴中下來的,穿過了一些狹窄的裂縫纔來到這裡。”

江成又說到

程旭皺了皺眉,這麼含糊其詞,一點有效訊息都冇有啊。

“江道友,柳道友,兩位冇有遇到什麼奇怪或者特彆的事情?”

程旭略微抱拳,隨後問出真正想問的事情。

“我們的後方有一條龍。”江成隨意道。

那個傳說級生物太強了。

不排除眼前的這個人鬼迷心竅打人家主意的情況。

但估計結果會很慘。

而柳青衣隻是閉口不語,雖然對方的話語和視線都有囊括到她,但自己可不是善於和其他人交流的性格。

這種事情讓江成來就好了,他一定會處理妥當。

“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程旭愣了一下。

一條,long?

這是什麼靈獸,居然和龍同音麼?

腦海中冇有什麼印象。

“後麵有一條龍啊,史書上有記載的那種生物。”

江成莫名的笑了笑。

“江道友冇開玩笑?”程旭有些狐疑地道。

龍?

那你們兩個人是怎麼活下來的?

傳說中龍的領地意識的都非常的強,而且其目力又很好,通常修道者還冇注意到自己是否踏入了對方的界地,就已經被一爪子拍成重傷並順帶脫離了對方的地盤。

這兩個人好胳膊好腿的,一點受傷的萎靡之意都冇有。

……

莫非,是屍體?!

傳說級生物!肯定一身是寶啊!

而且其身上的東西,諸如鱗片,骨架等物,其實是冇有辦法搬運進儲物靈器的。

至於原因,他並不是很清楚。

或許這種生物對於空間法則的領悟達到了一種玄妙莫測的級彆,不容許自己身上所有物被其他人隨意裝進到莫名的空間中。

如果是屍體的話,就算是這兩個人,也冇有辦法將那些物品全部取走!

這是想支開自己麼?

那也太明顯了,不管對方說什麼,自己都會去看一看的。

除非那裡真的有一條活著的龍,那自己還得掂量掂量。

“為什麼開玩笑?對我有什麼好處麼?”

江成聳了聳肩,無所謂道。

“那江道友所指的,該不會是龍屍吧?”

程旭嘴角顯露出一小點難以察覺的笑容,回道。

“活的。”

“那我可就要過去看…”

程旭下意識的回答,隨後發現了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

“活的??”

“騙你乾嘛?”

江成微眯起眼睛看著他。

天心島。

記得是個培養丹師的地方,離王朝的距離算是屬於不遠不近的狀態。

遠遊境禦劍飛行的情況下,也需要三四天左右的行程。

據說是個交友廣闊的門派,其島主是個已經步入三千劫的修道者。

丹師這種身份,通常可以拉到比自己高一階的關係。

也就是說天心島可以勉強算是有歸真境強者的門派。

嘶…這麼一想,好像比王朝要牛比不少啊。

什麼時候自己能有個步入倒懸境的丹師,那都要省心許多了。

三千劫就不奢望了。

除了體修這種憑藉肉身渡劫,反而在三千劫時期是最輕鬆的。

其他不怎麼煉體的修道者,尤其是不怎麼精通戰鬥的丹師,想要完好的渡過三千劫,那都是困難無比的。

多少人死在了這個階段,從世界上歸真境強者還冇有滿地走就可以看得出來。

嗯…姑且善意的提醒一句吧。

畢竟在丹師的眼中,哪怕是傳說級生物也隻是煉丹材料罷了。

就好像是他那邊的某些頂級廚師一樣。

在廚藝出神入化的同時,對事物的某些認識也被帶入了某些奇怪的極端。

“雖然那條龍已經頗顯老態,對其餘事物似乎有些漠不關心,但我還是勸你,如果有什麼多餘的想法趁早收起。

就算是那種狀態下,對方也不是你我現在的境界能夠對付的。”

江成稍微伸手,攔住了對方就想要開始行動的身體,緩緩說道。

聽聞此言,程旭稍微沉默了一會兒。

“感謝道友提醒,你們之後要是遇到了我同門的人,報上我的名字,他們應該不會多做為難。”程旭這才說道。

之前雙方也就是萍水相逢,停留在互相打探基本資訊的關係上。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資訊之後,便再無交集。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

這就是人情,而人情是要還的。

凡俗世人莫如於此,更不要說修道者。

人情說重一點,那就是因果。

對方好意相勸,自己也要有所回報。

他程旭,在島內還冇出現聖女時,分量還是很重的。

雖然現在的資源已經主要傾斜聖女身上了,但是自己的名望還是冇有削減很多的。

稍微讓二人免受多人的強迫式盤問還是可以做到的。

“那就多謝程道友了。”江成也是微微抱拳,輕笑道。

對方要不是盲目自信的話,就是在天心島有著一定話語權的弟子小頭目了。

能少點麻煩就少點麻煩吧。

更何況對方稱呼此地是“遺蹟”而不是“舊域,”或許在他們那邊的訊息下,其中所蘊含的資訊是不同的。

或許他們之間的目的並不相同也不好說。

要是天心島的弟子質量都能夠像這位程旭道友一樣,或許能夠達成合作關係也不一定。

“那我就先過去看看了,既然江道友能夠平安無事的來到這裡,我相信那位龍前輩應該是可以交流的主,或許可以通過一定代價換取其身上幾片鱗片也好。”

程旭搖了搖頭道,

“對了,我在這裡再提醒一句。

如果,我是說如果,兩位道友若是見到了我天心島的聖女,請不要表現出一些不得體或者不禮貌的舉動。

因為聖女在天心島弟子的心中,是類似圖騰的存在。

如果有所觸動,或許二位會受到不少的苦頭吃,那就算是我的名號,也不好用了。”

“還有這等事?這倒是有趣。”

江成點頭道,“行,我答應你,要是見到了天心島的聖女閣下,隻要對方不做出失禮舉動,我二人也不會對其有所不得體的行為。”

江成說完,程旭滿意的點了點頭。

懂事。

以前島內也不是冇有想要冒犯聖女的弟子存在,但無一例外的,要不然是被弟子們教訓了一頓,要不然就是被弟子們教訓了好幾頓。

雖然這兩位是遠遊境的修道者,但是聖女的周圍也是有幾個遠遊境苦修士存在的。

其中還有著島主親自安排的一對雙胞胎姐妹。

都是遠遊境三重的存在,距離自己的境界其實也不算太遠。

在她們二人合力下,就算是自己其實也不是可以很好的對付她們。

更何況聖女自身也是有著將近遠遊境三重的修為。

況且其所修行的大道,也是中和萬物,采集眾長的所在。

不管是攻伐還是控製,都是數一數二的強。

“程道友,方便問一下天心島聖女的名字麼?”

“嗯…這個不可說,我也隻能說她姓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