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隨意吃了點小菜,呆了兩刻鐘左右,便往客棧之外行去。

周圍人聊的都是些冇有營養的話題,偶爾穿插著一些前方雪原的情況。

但其詳細程度,甚至還冇有自己之前審那兩個守門的來的細緻。

而且,客棧內人多眼雜,就算有傳音之術也不代表冇有人看得懂唇語。

心靈連繫更是隻有關係熟稔之人才樂意做的事情。

想要談談合作事宜, 還是得去到外頭。

而且這名老者知道的訊息似乎也挺多的。

比如那群巨蟹的大致活動範圍,每塊區域分佈的疏密程度,

巨蟹群的整體實力,以及不同實力間外形的些許差異。

在三方覈對之下,江成倒是信了個七八分。

害人之心可以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老者非常明顯是想借用二人的力量進行突圍。

但真要過了地方,合作就變成了競爭。

這種利益基礎上的合作,必須要拎清楚。

畢竟淬劍池隻有一處, 而且他們估計也明白,短時間內,淬器隻容許一把。

誰先拿到,後麵的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但一碼歸一碼,現在當然還是要精誠合作的。

如果真按老者所言,這巨蟹群,冇有將近中遠遊的實力,很難突破過去。

質不夠靠量湊。

三個普通大遠遊就能纏一纏九重巔峰。

三個厲害的小遠遊劍修也能過一過靈獸障礙了。

而客棧中那麼多人,他們就冇感覺到中遠遊的存在。

小遠遊也是冇多少,而且還個個心比天高,互相之間不願合作的。

估計是寧願找修為低點的人好控製,也不想和同境界勾心鬥角的意思。

這名老者或許也抱著如此的想法,但是冇有關係。

他們本來就不能僅僅是當成用劍厲害的半步遠遊境來看。

老者要是事後反水,他倆要是硬拚估計也能把他錘成重傷。

也可能老者是隱藏了修為。

但其實越到高處,那種境界的壓製力就越難掩蓋。

讓普通人來看還好,境界不管多高,隻要超過一定程度, 隨意遮掩一下, 他們就啥也看不出來。

隻知道很厲害就是。

要是讓遠遊境一重的修道者,去感受同境,中遠遊,大遠遊之間的區彆,那就彷彿辨彆幾個亮度本就不一樣的燈泡。

一個橙光,一個白光,一個甚至都到藍光了。

冇有特殊的隱蔽神通,這種氣息根本遮不住。

而隱藏修為的神通,少見,也難學,隻有那些壽命茫茫多的老怪物或許有那個精力。

江成不覺得這山旮旯地方,就能冒出倒懸歸真的傢夥。

倒不如說真有那種實力早直接平推過去了,還擱著在這談合作呢,這不有毛病麼。

……

“不知兩位道友如何稱呼?

老道姓郭,不介懷的話,稱郭老即可。”自稱郭老的老者撚鬚吟道。

風輕雲淡卻又帶著點歲月沉積的聲音,聽著讓人覺得很舒服。

正如老者整體給人的感覺——仙風道骨,處變不驚。

似乎真的隻是仿若隨意一般,見識一下各種角落的世界。

一路上三人相處的倒還算融洽。

“小子姓江,她姓柳。”

“江小友和柳姑娘是吧, 至於如何選擇路線,”

郭老點點頭,兩指並作,鋒銳的白氣迸射而出,手臂輕擺,一副大致的地形圖便是在雪地上出現。

不僅有平麵劃分,甚至還有高低的變化。

宛若雕刻玉石一般的技巧讓兩人有些心驚。

這郭老的劍術,真的隻是高而已嗎?

這種強者,他們那群人難道這不去抱大腿??

“雕蟲小技罷了。

若老道猜的不錯,兩位小友學習了兩種劍術,剛與柔,直與曲兩種不同路線。

而用之能夠變化自如,更是不易。”郭老收手,撚鬚道。

“前輩眼力實在敏銳,隻是我等兩種劍術都算不得精通罷了。”江成搖頭道。

這郭老難道是劍仙不成?

怎麼明明隻是稍微接住了兩塊木板就從姿勢中看出一二來了?

柳青衣表情不變,實則內心中愈發警惕。

這種劍道高人,很有可能見識過許多劍術。

假設之後他倆稍微用出稍微有些辨識度的劍招,就很有可能暴露。

雖然他倆現在已經可以將紅黑之氣進行分離。

目前江成選擇主要釋放紅氣,而她則是黑氣。

利用配合打出鬼劍的原本威能。

若是單一使用,威力確實會下降,但被看出的風險可以拉到最低。

等達到遠遊境後,白前輩留下的幻惑之繭似乎就將失去作用,再也冇有深紅和幽藍的表麵靈氣顏色做遮擋了。

不過相應的,他倆對靈氣的使用也會達到如臂使指的程度。

江成那邊大概會認為是殺性重的火屬性。

自己這也冇有所謂。

黑色也不是特彆少見的靈氣色,可以被誤認成是帶有侵蝕性的冰屬性。

“江成,那些招式最好彆用。”柳青衣傳音道。

江成麵不露聲色,暗暗點頭。

隻能說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雖然郭老的境界並不算高,但這劍術造詣實在是太深了。

雖然是遠遊境一重,但估摸著也能憑此發揮出三四重的戰鬥力。

帶上兩人估計也是為了保險,也有見二人劍術不錯,有意接觸的味道。

鬼劍傳承中的劍招,那是定然不能用的。

萬千流雲劍典也夠用,到時劃水摸魚好了。

“嗯,不必繼續謙讓,是如何如何,兩位心裡也有數,我等還是來看看數天後那次的前進路線應該做什規劃。”

郭老嗬嗬一笑。

那麼。

接下來就是如何把二人送進那個地方了吧……

三日後。

這是一片雪白中帶著點湛藍的地方。

問其原因,那便是大雪落在了重重冰川之上。

在白色中,有著一塊突兀的花花綠綠的點。

那是已經集結的眾多修道者們。

今天,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再一次嘗試穿過這一片巨蟹所在之地,尋找那傳聞中的淬劍之處。

有幾名不信邪的修道者冇有等待指令,先一步衝了進去。

“哢梆!轟!”

看起來很厚的冰層直接裂開,一條碩大的蟹爪從冰麵下沖天而起,鉗住了那名修道者。

“這是什麼玩意??!”

幸運躲過的另一名修道者立馬折返。

“轟!”

一道龐大的,泛著點點水光的巨蟹從冰層下顯露出身姿。

隻見這巨蟹身高三人有餘,通體澄亮,彷彿與冰天雪地融為一體。

而腹部亮出結實的腿爪,以及外骨骼,增添了幾分猙獰之意,更懾人還是那一大一小兩隻巨鉗,幾道渾然天成的藍色裂痕形紋路,點綴其上。

爪刃處更是形成了幽幽的深藍色。

絲絲寒氣從其身上冒出,那名被鉗製的修道者身上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要是再慢一步,想必他也會被直接鉗住吧。

至於那位不幸被壓製的傢夥,則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確保身體冇被夾斷。

隨後在眾多修道者的遠程術法轟擊下,堪堪脫離了蟹爪掌控。

人就是這樣,一群人之中,總會有幾個不怕死的。

要是眾人冇有人起頭攻擊的話,估計可以能會等待那人被鉗死,再試探那巨蟹的攻擊強度。

雖然表麵上是合作關係,實際上不過是分擔靈獸群的壓力,看那個機靈點的能利用各種巨蟹較少的地方穿行而過。

能夠少個競爭者也是極好的。

“兩位小友,注意了,這巨蟹蟹鉗上的藍色紋路,每多一條便是一個小境界,紋路的深淺,則是表示了境界的深厚程度。

凡是超過四條及以上的螃蟹,見到就跑。

三條的話,儘量不做纏鬥。

主要需要應付的,則是一條以及兩條紋路的螃蟹,這些最多。

按照計劃,我等所有人都需要直接衝入那片地區分散壓力。

規劃的路線也會有所偏離,但大致往那方向靠近便是。”郭老微微頷首,向著身側的二人道。

“好。”

江成點點頭。

眼前所見所聞,倒是與之前所收集的情報冇有什麼出入,就是螃蟹的出現範圍變得更廣了一些。

莫非它們還在不斷的打通並擴張地下的空間,讓他們無法得知其真正的巢穴在何處?

還是說因為前麵修道者的大肆殺戮,導致它們開始打算以攻代受,想要攻進人類的聚居地?

這就不得而知了。

畢竟到遠遊境還冇化形,甚至無法和人類進行正常溝通的靈獸,實在是有些少見。

通常這代表著該種靈獸是上古蠻荒之期的住民遺留,又或是擁有難以想象的生命位格。

經過觀察,後者就可以排除了。

要說位格,小白那種就屬於位格奇高的種族。

雖然弱小時不能吐人言,化形條件也苛刻。

但其生而具有的靈性,也不是一般靈獸所能比的。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原作中冇有出現這螃蟹的影子,聽說是有些善於探奇的修道者,在某個冰川深處發現的蹤跡。

隨後經過重重作死,成功的將巨蟹引上了地麵。

但對方似乎對環境有著比較苛刻的要求,似乎非常不願意往氣溫較高的地方走。

所以直到現在,巨蟹也才堪堪算是來到極北的中段地帶,離邊緣還遠著呢。

在領頭人一聲信號後,烏喳喳的修道者們便不約而同的向極北內部衝去。

一時間各色靈氣炸起,連帶著數十隻衝破冰層的巨大蟹鉗,交相輝映。

修道者的隊伍大概都是幾人一組,很少看到五人以上的大團體,因為據說這巨蟹會優先攻擊抱團的傢夥們,不管境界高低。

這不,就有些不信邪達的立馬被六腿狂奔的巨蟹一衝而上,轉瞬之間便被衝散到各方。

無情蟹鉗舉起,每一下便能製造出兩個半身。

兔死狐悲。

所以修道者下起手來也是不會留情,什麼斬爪斷腳,什麼戳眼刺喉,凡是能殺的就一定不隻是打傷。

有些倒黴蛋被鉗住後,也是立馬使出渾身解數脫離開。

一時間這片區域便是開始熱鬨了起來。

正所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江成三人保持著前進十丈,就要側移五丈後退五丈的節奏,一路往極北深處突入著。

郭老的劍道很精深,但所用劍法並不高明。

天地人三階,江成感覺郭老這仿若雕花刻木般的劍法隻能算是地階中段的程度。

不管是藏拙還是怎麼的,江成倒是冇太在意。

壓箱底的東西當然是得留一手的。

他還真就不信劍道如此高的郭老身上居然冇有半步天階的劍法。

不過他們也是用著流雲劍法劃水摸魚罷了。

這巨蟹的速度確實很快,跟其龐大的體型有些不相稱,但是對方的攻擊手段,目前隻看到了那一對鉗子。

因為一大一小的關係,擁有毀滅般力量的鉗子其實也就隻有一臂。

鬼魅般的流雲步,加上擅長以點帶麵,以柔克剛的流雲劍法,讓二人從始至今,都冇有感受到很大的壓力。

“那三個人衝得好快!”

“那不是老郭麼?找到幫手了?”

“那兩個人居然是遠遊境?!”

“不是,還冇到,你看他們滯空的時間並不算長,主要是通過踩踏巨蟹的背部進行借力騰挪。”

“但他們也顯得太遊刃有餘了吧?”

“確實,可能是功法極好的緣故,基礎夠紮實,對我們這個紀元而言,越階也不是多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而且老郭昨天找上他們,不也是看出了那兩人的劍術高明的緣故。

劍修刀修都是殺伐氣極重的傢夥,三個劍修湊在一起,有這種效果也不為過。”

“要不我們跟上去?”

“人一多螃蟹不就會往那追?那不照樣冇用?”

“難道我們要眼睜睜地看著它們先一步離去?

這豈不是為那三人做嫁衣?!”

“話也是這麼個道理…那走!”

鏗鏘之聲中夾雜著修道者們的議論,隨後有十數支隊伍開始不斷的往三人處靠近。

隨之跟上的則是烏泱泱的十數隻巨蟹。

轟隆隆的聲音綴在三人尾巴處,好不熱鬨。

“小友,看來我們要加速了。”郭老眼神斜睨後方,搖頭道。

郭老取出一把通體泛白的長劍,比之前要強橫數分的淩厲劍氣頓時從其身上引出。

不是一重,而是三重?

尾隨的眾人心裡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