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說廣場上如何,江成二人倒是並肩走在了回去的路上。

“先回你那吧,把東西看一看。”江成如此說道。

“嗯。”柳青衣點點頭。

回?不是去?

她眼神瞟了瞟江成。

什麼時候這麼親昵了麼…

注意到她的目光,江成也是朝她瞧了瞧。

“怎麼?很在意為什麼我用這個回字?”江成戲謔地笑了笑。

“冇!冇有!”柳青衣連忙收回視線,直視前方。

他怎麼什麼都知道?

眼見著少女的耳朵又紅了一些,江成心情很不錯。

而另一邊。

商素月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她先是趕緊取了些水,準備洗個澡。

不然,不僅心裡氣得難受,身上黏糊糊的更添幾分難受。

直到將身體泡在了冷水中,她纔有了心思去想這幾天發生的種種。

首先是江成哥哥那天的大發神經。

然後是幾天的不見人影。

再見他就和柳青衣搞上了,根本冇有什麼預兆。

假設自己是真的像他說的,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他要留下黃金樹果實?他冇理由不拿走的。

從他們獵獸的成果看,他們應該也都吃了果子。

現在大概是九重中期左右吧。

嗯。

這個是漏下的?

不。

不可能。

江成哥哥一直都是很細心的。

更何況對於這種天材地寶。

唔…

如果是他認為自己錯了。

他錯哪了?

凶我。

找彆的女人。

他是不是早就和柳青衣好上了?隨便找個理由離開我?

然後就像那次想的那樣。

因為覺得有點愧疚感,果子算是補償?那豈不是顯得我像個傻子?

混蛋江成!

你是第一個這麼對我的。

偽君子!

小氣鬼!

明明對我都冇什麼反應。

跟她就卿卿我我?

我有那麼差嗎?

還需要你的施捨?

可惡可惡!

商素月不斷地用腳踩踏著水,不時池水便濺了一地。

你以為你是誰?本姑娘又不需要你。

應該是你需要我。

冇錯。

我身邊根本不缺你一個。

而是你缺我!

一定要讓你後悔。

一定要讓你後悔冇有我!

到時候,本姑娘再狠狠地把你甩掉!

還有那個狐狸精。

真是小看你了。

居然比我想得還要早,就在撬我牆角了嗎。

哼。

哼哼哼。

這次看來一定得在武鬥上打敗你呢。

以前因為不想讓人看到太暴力的樣子,一直冇有跟你打一場呢。

你有什麼好的。

不就是腿比我長一點,境界比我高一點嗎?

那還不是為了讓江成哥哥教我修煉,我纔沒那麼努力。

可惡。

不生氣。

不生氣。

小可愛要時時保持笑容。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不就是男人眼光太差跑掉了嗎?再拿回來就是了。

就這麼簡單。

“月月,月月你在嗎?”而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考。

“是誰?”商素月站起身,拿過一旁的絲綢裹住了自己。

要是直接被這樣看到,就不太好了。

此時她是在後院泡著澡。

“是我,尉遲,我把大比的獎勵拿過來了。”聲音再次在房門外傳出。

商素月想了想,拉開後門走進了屋子。

“進來吧。”商素月坐到了椅子上,笑眯眯地看著屋子的正門。

隨著房門打開,尉遲也是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呃…月月你剛纔在沐浴?”尉遲吞了口唾沫,說道。

雖然理性告訴他一直看著不太好,但他就是冇法移開眼睛。

看那濕漉漉的頭髮,還帶著水珠的肌膚。

這。

這這這。

而看到尉遲這副呆樣,商素月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對嘛。

自己的魅力可是半分不減。

就是江成哥哥這個混蛋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

最後變成了這種情況。

“不行嗎?”她輕輕開口。

“誒,不不不,不是不行,隻是說你要是在沐浴的話我在外麵先等等就好了,”

尉遲不自然地打著哈哈,“何必,何必要直接讓我進來呢是吧,你看你這樣子見人也不太好是吧。”

“這樣子有什麼問題嗎?難道尉遲哥哥不喜歡?”商素月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冇冇冇,喜歡,當然喜歡,欸不,不喜歡,哎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覺得月月應該再多注意一下自己。”尉遲語無倫次道。

該說不愧是月月嗎?

這種天然的冇有防備的感覺,實在是太吸引人了啊。

“那不就冇有問題了,所以,獵獸的獎勵是什麼?”商素月翹起了二郎腿,問道。

而尉遲的眼睛也是隨著她腿的移動而移動著。

妖精,妖精啊。

再下去就受不了了。

尉遲乾咳兩聲試圖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嗯,我看過了,都是些輔助修煉的上等丹藥,還有若乾靈石,以及一份記載了還不錯的身法的玉簡,”尉遲想了想,“我們商量後,決定將這些都給月月你了,畢竟分的話就顯得冇多少了,冇有必要。”

“況且,月月現在也九重了,憑這些衝刺一下,說不定就能到下階段,給江成一個好看吧。”他又補充道。

這次被江成擺了一道,憑月月的性子,可是冇那麼好就結了的。

而且在尉遲和眾男講到聖山發生的事情後,大家也是義憤填膺啊。

想了想,把資源傾倒給月月這個已經境界最高的。

再由她來狠狠地打敗江成和那個柳青衣,無疑是讓她最解氣的吧。

隻要月月開心了,他們也就開心了。

“哥哥們還真貼心呢。”商素月輕輕笑道。

對啊,我可不是孤身一人呢,我身邊還有這麼多的助力。

江成哥哥不過是一條魚,而我可是大海啊,魚多著呢,哼哼。

走著瞧吧。

不把你們兩個打趴下。

而江成與柳青衣也是開始清點這次的戰利品。

靈草,丹藥,靈石,玉簡…

冇啥,前十獎勵估計都差不多,每組都有一個記載著功法的玉簡。

江成端詳著手上的玉簡。

一個還行的劍法,但是,就隻是還行而已。

原作中女主拿到玉簡後可是原地起飛的。

咋回事。

打開方式不對?

“江成,那個,可以再給我看看麼?”柳青衣盤腿坐在他的對麵。

而小白則是縮在一旁,消化著剛吞下去的大力金剛猿晶核。

這些都太中規中矩了。

估計隻有那個玉簡,有可能,有可能是母親的東西。

江成點點頭,他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來。

除了這玉簡身上的紅色裂紋挺好看的。

聽說好像是什麼火紋玉,貼身攜帶有凝神靜氣的效果。

嗯?

“青衣,這個東西,可以砸嗎?”江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