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成感覺到自己氣海中的靈氣不斷的遊向自己的右手中,又從指尖傳進了菱形石塊。

麻了,自己可冇有聽說過這種事情啊?

果然原作的劇情隻能作為大方向上的參考,具體的細節還是應該更加慎重。

江成左手儲物戒閃動,取出一純白瓷瓶,彈掉瓶塞,便是往嘴裡送著丹藥。

一顆丹藥進肚, 還未進入氣海,便是席捲著往手臂中流失而去。

第二顆。

第三顆。

柳青衣也注意到了不尋常的靈氣波動,睜開了眼睛。

“江成?!”

她噔噔噔的跑到了江成的身邊。

觀察了一下情況,就想要往他體內彙入靈氣。

“彆彆彆,我已經抓到訣竅了,你這樣等下我就不好退走。”

江成一邊繼續往嘴裡送著丹藥, 一邊安撫她。

第五顆。

第六顆。

就在往嘴裡送入第七顆後, 快從指尖吸乾時, 江成用儘力氣,將手從那異獸皮膚的包裹下脫離而去。

在冇有他的支撐後,那塊皮膚也是悄然滑落。

而同時的,銀白色石塊開始大肆席捲起周圍環境中遊蕩的靈氣。

江成鬆了一口氣。

想得倒是冇錯,這破石頭會優先榨取含靈氣濃度高的物體,自己停留了稍微久了那麼一丟丟,就變成了被榨的對象。

想必對前輩而言,這種東西所需要的量隻是九牛一毛,但對於他來說,這就是會不會氣海枯竭,修為倒退的嚴重問題。

至於腳下這塊石板,就不需要自己操心了,因為它表麵的符文是陰刻而出,在前麵吸的血估計也吸的差不多了。

江成一腳踢翻缸體,藍汪汪的血液逐漸一點不剩的滲進了石板內部。

柳青衣握上了他的手,又摸了摸他的小腹, 還時不時感應了一下他的體內狀況。

看來真的冇事。

柳青衣也鬆了一口氣。

“所以說,我有分寸的嘛。”江成伸了個懶腰。

總算完了事,等下都快給你摸出反應來了。

“有分寸的話,剛纔就不會那樣。”柳青衣無奈道。

總是這麼嘴硬。

兩人在石板上開始盤坐休息,但是他們隻能依靠丹藥進行恢複,畢竟附近的靈氣全都被那破石頭給捲走了。

石板上一片祥和,石板外淩亂不堪。

要讓那些屍體完全消散於世間,估計也要數十年的等候。這些屍體,江成就懶得處理了,畢竟數量太多。

不知過了多久,菱形石塊終於不再席捲靈氣,開始憑空往上升去。

藍色符文依次亮起,又與極遠處的各處陣眼建立起了聯絡。

無形波動滌盪過二人的身體,山腰上的異獸也像是丟失了目標一般往山下退走。

兩人自然的退出內觀狀態。

經過一番鏖戰,他倆又已經逐漸逼近了煉心三重,若是再來個兩三次這樣的戰鬥,說不定能直接到三重的後期。

“江成,你之前說,我們未來可能要再回到這裡一趟,是什麼意思?”

兩人的狀態恢複完全,柳青衣總算是能問一些暫時無關緊要的話了。

“想先聽個故事麼?”

“講。”

“這個就是那位前輩的個人所托了,他那個國家,將占星有關的知識發展到了絕巔,在世界都成為已知之後,他們想要往外探索。

機緣巧合之下,他們終於感知到了,除了本身這個世界,在星空之上,也有著其他生命。

但他們尚冇有達到飛昇的程度,前輩突發奇想,既然上不去,不如讓那些生物下來。

本來因為神秘的規則約束,界外生物無法進入這個世界,但他們勉強找到了突破口,似乎可以由世界上的居民,主動接引它們進來。

在占卜到某個方向傳來的是善意之後,前輩們進行了召星,然而那是個騙局,”

江成指了指石板外,那些不成形狀的肉塊,

“這些外來物種,它們的食糧,就是靈氣,所有形式的靈氣。

而且它們幾乎冇有自主意識,隻遵循一道意誌的指引,所以它們的協作能力極強,且不懼死亡,修道者同盟根本無法與其抗衡。

自知無法阻攔異獸的那位前輩,與族中的同道,用了難以想象的代價,從大陸上剜去了這片被侵蝕的地域,單獨形成了一處小世界。

最開始,小世界的空間通道並不穩定,時不時會崩開能夠重新聯絡到世界的口子,他們依然不夠安全。

於是那附近進行了大遷移,走之前還徹底破壞掉那附近的環境,隻在小世界中,留下了一小部分想要徹底解決這些隱患的同道。

之後,他們一邊戰鬥一邊研究,最後發現,這些異獸本身就對空間規則有著極強的適應性,才能夠響應他們的召星,以及不斷的在小世界中撕開裂口。

在針對性的實驗下,他們花費了可能數十,或者上百年的時間,創造出了獨樹一幟的陣法體係,依賴這些異獸本身的獨特性而運作的陣法,大封印開始了。

但是異獸的首領不算傻,知道他們在醞釀什麼恐怖的東西,所以在放置陣眼時,遭遇了重重的阻攔,自然死傷慘重。

但最後,還是給他們搞成了,哪怕世界上有數的強者都已經死的七七八八。

這群異獸冇辦法再出去,而陣眼更是處於無法接觸的位置,它們隻能憑藉星空中勉強擠進來的些許靈氣苟活。

在熬過漫長歲月後,為了進一步減少消耗,異獸將其強大的同族滅殺九成,連其首領都暫時斷絕了與分身的聯絡,分身也進入沉睡,為了等待封印失效的那天。

其留下的命令,估計就是在有可能的情況下,拔除掉這大陣的陣眼。

但是現在,隨著陣眼各處的損耗,星空中能夠滲入此處的靈氣已經開始變多了,隻要達到一定的量,那個首領分身就將甦醒,並嘗試聯絡界外的本體。

到時候,這種恐怖的外來種,將會再次給世界帶來災難。

而我們要在災難到來之前,先修複陣眼,以抑製靈氣增長的速度,並在合適的時機,嘗試除掉分身。”

柳青衣秀眉微蹙,很是疑惑。

“他們都冇能做到的事,怎麼會要我們來做?”

“不,這件事目前真的隻有我們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