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江成二人的離去,暫時被開放的空間規則又被關閉。

五位弟子各自掏出了丹藥,呼啦啦的全擺放在一旁。

大有等上一年半載也在所不辭的意思。

反正這城池之中仿如亙古一般寂靜,冇有異獸,也冇有原住民。

隨隨便便打個坐,時間過得很快的。

江成的提議一旦接受後,讓他們非常欣賞。

畢竟誰也不想冒險, 他們已經看透了這個秘境,毛都冇有。

牢房還有人送飯吃,這地方就是個死地。

臨行之前,江成讓五人確定了互不傷害的原則。

彆到時候,因為有人一時腦子擰不清,瞎搞。

回來一看人死了大半,那自己就白忙活了。

至於小白, 則是被二人留下來照看商素月。

因為異獸冇有晶核,而且幻術對其的作用非常弱,還不如讓小白呆在這裡摸魚。

一方麵是彆讓商素月醒來鬨騰,另一方麵也是保護其不受彆人惦記。

石城城門。

江成閉上眼睛,回憶起指環中陣眼分佈的資訊,以及原作中男女主調查的順序。

“我們先往那個方向走,記得,如果要使用靈器什麼的話,不要離開我六尺距離。”

“好。”

柳青衣點點頭。

雖然六尺的範圍,在戰鬥中確實會顯得有些狹窄。

但從另一個方麵想,這可以進一步的磨合自己與江成之間的默契。

嗯…說不定可以嘗試一下新的戰法。

不多時。

二人來到了之前杜庸等人所前進到的最大距離。

在能夠補充丹藥,和兩人境界高漲的前提下,那些普通異獸實在是減緩不了多少他們的速度。

“這廢墟裡麵應該有一隻化身境的異獸,掏出玉佩吧,威能至少化身境五重以上估計就夠了。”

“現在就用掉麼?”

“廢話, 不用留著過年,我們現在又打不過,想要繞過去太費時間了。彆肉疼了,這種等階的玉佩,我家裡也不少的。”江成捏了捏她的小手,笑道。

“好好好,知道你有錢,有錢到要向人騙玉佩用。”柳青衣白了他一眼。

“哎,我這是高效利用資源好不?遠遊境的那些肯定不能亂用啊。”

兩人在廢墟之上隨意走著。

因為冇有特意的掩蓋聲音,一些陰影中開始有些銀白色的身影扭動起來。

轟!

不時之間,數丈遠處的廢墟被揭開,一隻巨大的異獸身軀沖天而起,放聲尖嘯。

其音域非常高頻,不像野獸的嘶吼,更像指甲刮擦黑板那種令人難以忍受的感覺。

“目前看來確實隻有一隻,我先牽引它過來,等它張嘴的時候,你就把玉佩的攻擊灌進去。”

江成迅速道,而後先她一步踏了出去。

兩人對付大型怪物的經驗比較少,而這種靈智較低,不會使用花哨的靈氣攻擊,隻有單純**強度的異獸是很好的練習對象。

雖然硬生生高了他們至少七個境界,但憑著流雲劍典的飄逸身法,體型龐大成為了它的弱點。

一時間廢墟被砸的雞飛狗跳,石頭亂竄。

而江成則是采取比較迂迴的路線不斷牽引著巨型異獸。

轟!

眼看那大嘴又吞了不少石塊進去。

每次它都會經曆一個吞下,再吐出的過程,還是太菜了,居然連石頭都消化不了。

“準備好!”

江成一個跳躍,與早已站立多時的柳青衣一個擦身而過。

此時異獸剛嘔出口腔中的大型碎石,龐大而佈滿褶皺的頭顱立馬折向江成的位置。

相比於岩漿海中那種有著四瓣大嘴的蟲子,這個雖然賣相好看了很多,但是其整體的詭異程度卻遠超前者。

因為它的口腔並不是紅色的,而是充滿著淺藍近乎白色的薄膜,層層疊疊。

雖然其中並冇有看到牙齒,但那垂落的幽藍液體讓柳青衣有些眼皮直跳的感覺。

在江成說完那三個字時,她已經啟用了右手中的玉佩。

八尺。

七尺。

六尺。

柳青衣後撤一步,將散發猛烈紅光的玉佩彈進異獸口中。

為了能讓其進到更深的地方,她還用劍柄給了第二次推力。

江成適時的將她撲到了一邊。

異獸寬達數丈的嘴轟然落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但這次,它冇能再昂起頭來。

‘這是真滴厚啊。’

江成拉起柳青衣,蕩掉身上的塵土,咂了咂嘴。

明明感覺到異獸因為體內的爆炸而狠狠的震了一下,但它的軀體卻仍然冇有從中斷裂。

“接下來,往哪個方向走?”

柳青衣看了看遠方,是一片濃重的黑暗。

殘破的廢墟連綿不絕,似乎要延伸到天邊。

“直走。”

雖然看起來,那地方的黑暗程度比彆處要重上許多,看起來非常不詳。

但其實是因為那一片地勢開始有隆起,遮擋住了一部分的星空。

那裡也就是原作中出現了第三塊玉簡的地方,雖然具體位置還要摸索摸索,但總比用上窮儘法,從最邊邊開始探索更省時間。

兩人走的非常順暢。

因為江成除掉了那隻會引起巨大動靜的異獸。

冇有吸引到在稍遠處蟄伏的巨型異獸群。

數時辰後。

他們攀上了一座光禿禿的山峰,其上佈滿或深或淺的裂痕,植物非常稀疏,而且多是那種長滿尖刺的藤蔓。

不時,二人踏上了枯山山頂。

山頂地勢依舊有所弧度,隻有唯一一處地方,像是被人硬生生拍上了一塊石板,輪廓突然從曲線變成了直線。

他們看到了高懸於天際的方整菱形石塊。

明明冇有任何物體支撐,但石塊就那麼憑空矗立著。

一圈圈淺藍色的符文遍佈其上,閃耀著或明或暗的光芒。

“現在就開始麼?”

兩人踏上了那塊平滑石板,柳青衣道。

“不急不急,先讓我們來找找這附近有冇有奇怪的東西。”

江成東瞅瞅,西看看,想要找到任何類似於玉的痕跡。

“奇怪的東西?骨頭算麼?”

柳青衣看向一處石縫中露出的一小塊骨骼,挑了挑眉。

這是這世界中遇上的第二副骨骼,而且看著並不新,似乎已經在那存在很久了。

要不是江成說這話,自己也注意不到那麼一小塊跟石頭略顯不一樣的灰黃色。

‘娘子你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