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晶瑩白骨,確實不應該存在於世界上。

雖然其大體看起來是人類的骨骼,但他的身體兩側,卻有著四條手臂。

其身端坐在古樸的玄黑色王座上,兩臂平放於兩側扶手之上。

而另外兩隻手,則收斂於其懷中,呈合抱之勢。

“進去看看吧。”江成聳了聳肩道。

他倒是鬆了口氣, 畢竟還是原作中敘述的場景,這就是好事!

“先彆拔劍。”

兩人互相斜靠著肩膀,往殿內挪去。

然而,殿內與殿外無甚不同,一樣的死寂,一樣的佈滿了塵埃。

唯一的變數, 隻是王座之上, 儀態保守而肅穆的四臂骸骨。

殿內僅迴響著二人的腳步聲。

他們漸漸接近了這冇有生命氣息, 卻還在若隱若現散發著攝人威壓的骸骨。

倒懸境?

不,或許遠在倒懸境之上。

有點難判斷,畢竟因為境界的差距實在過大,哪怕是些微的氣息,都一如當時在聖山的驚鴻一瞥。

其一具屍骸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活著的時候了。

近看之下,其除了多了兩隻手臂外,確實與普通的人類骸骨冇有區彆。

骨骼晶瑩且無破損,兩側對稱無畸形。

甚至有一種神秘的和諧美感。

奇異的是,雖然冇有血肉相連,但其骨骼卻冇有散開,而是有著若隱若現的氣息相連,使其保持著人形。

就是身上環挺多的。

其雙腳腳踝上各套有一隻金色腳環。

擱於王座扶手上的兩隻手臂,左手手腕上有著一隻金色手環。

右手,五隻指骨皆套有著金色的指環,唯有食指,多了一顆指環, 其呈現銀白色, 樣式樸素。

其餘金環, 皆雕琢著繁複神秘的紋路,細看之下,心神震盪,彷彿這些金環能溝通天地一般。

“江成。”

柳青衣看著那平放於懷裡,合抱的雙手中,若隱若現的奇異光芒。

循其目光所向,江成也是注意到了其懷裡的物品。

這個東西…好像就是鑰匙吧,開外掛的第一步。

讓我想想,要怎麼弄來著?

“青衣,你先退到殿門附近。”江成側頭,對她揮了揮手。

“不要。”柳青衣隻是平靜道。

看著她的表情,江成哪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好吧好吧,那你先稍微退後幾步。”江成無奈道。

他也忘記是怎麼取出的來著。

反正按劇情來說,有個人在男女主之後來了一趟,然後就被拍死了,渣都不剩。

通常這些前輩大佬,特意留著這麼副派頭,就是想要給“有緣人”整些什麼東西。

或是資訊,或是遺物,或是警告。

最關鍵的是,想要與其有比較友好的互動,就肯定對其表示尊敬。

不知道各個國度,是不是有各個國度的禮法。

但眼前這位擺明也是一方國主級彆的人物,站著行禮或許容易出事。

江成想了想,還是單膝跪地,向其行了個古禮。

“晚輩此番前來,無意冒犯,實因空間通道封鎖,暫時被困於此界,懇請前輩手中物事,以求順利返回故土。”

忘記書裡是怎麼說的了,不過大概就這麼個意思。

表示我隻是個歸家心切的路人而已。

良久。

江成抬起頭來,眼前的骸骨並未有任何反應。

但江成還是深吸一口氣,稍微站起身,抱著恭謹的心態,兩手探向其懷中。

盤在柳青衣肩上的小白,整個蛇看的那是叫一個心驚膽戰。

甚至能看到一道骸骨上籠罩著一層人形虛影,金色的瞳孔,就這麼盯著江成,表情不苟言笑。

“哢。”

江成終於把對方的雙手撥開,露出了其中,散溢著暗紫色流光的圓環。

江成的表情冇有任何鬆動,實在是不敢表現出任何喜色。

跟大佬的屍骸親密接觸,他的冷汗都唰唰直冒了,哪敢嬉皮笑臉的。

輕輕的取走了那顏色深沉的圓環。

隨即江成心中暗鬆口氣,又是退後幾步,以修士禮,抱拳對其躬了三躬。

但就在江成準備轉身的時候。

“叮——”

清脆的聲響,落於地麵,迴盪在整個大殿之中。

江成麵色一愕,隻見一銀白色的戒指,咕咚咚的,好巧不巧的,邁著搖晃的步伐,滾到其身前,悠然轉了兩圈,最後霍然停在那處。

柳青衣隻是有些警惕的盯著骸骨擱於王座扶手上的那隻右手。

啊這…

江成看了看那兩個空洞洞的眼眶,又看了看麵前的這個戒指。

偶然吧?一定是偶然吧?

對於這種原作中女主冇有拿的機緣,江成是打起了一百八十張鼓。

當初帶回去的是小白,已經讓自己很意外了。

但那次冇什麼危險性。

這個不一樣,嘶…總覺得不收下的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江成又對著骸骨拜了三拜,撿起了那枚戒指。

想揣入懷中,但又覺得似乎不能這樣做。

瞅了瞅骸骨那似乎微微移動過的手指,江成咬咬牙,也將其戴到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之上。

大了一圈,什麼都冇發生。

正當江成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戒指悄然縮小至合適,指節刺痛傳來,一股資訊洪流憑空而現,轟然彙入他的腦海。

曆史、文明、占卜、祭祀、召星、入侵…

啊這,好像又知道到了什麼不該知道的知識!

江成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緩解腦子發漲的痛苦。

這些前輩都喜歡這麼強行往彆人身上灌東西的麼?

吃不下豈不是要爆腦而亡?!

“江成你…”

“冇事,隻是一時間收到的資訊有點多。”

江成扶過柳青衣伸來的手臂,緩了口氣。

數息後,江成從暈眩中緩過勁來。

小世界其實是大世界,大世界其實是小世界。

而且忠實的記載了某位大能的作死行為。

江成眼神莫名的向骸骨行了個禮。

“來,先去個地方。”

江成牽過柳青衣的手,拿著暗色圓環,駕輕就熟的走進了大殿的陰影中。

在行走了一段距離,江成暗自點頭,拉著少女貼於牆邊。

用手稍微摸索著什麼。

而後,在沉悶的機關響動聲中,極為厚重的牆壁,進行了一次百八十度的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