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東西?!”

赤土區域的眾位弟子多數都顯得有些驚詫。

極少數通過特殊渠道得到訊息的弟子,則是顯得比較淡定,但眼中出現了燃燒的**。

第一次波動的消散儘頭,也就是青霞山,再過去一段距離。

所以,流雲劍宗的絕大部分人,都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這種被人揪住心臟的感覺。

而這,自然也包括了還在洞穴中的幾人。

“嗯?這個動靜, 不會錯的。”

巴圖布赫麵露狂喜。

秘境!

還是那種帶著有空間封鎖的秘境!

自己曾經在國內,有幸有過一次類似的體驗。

不過那個波動,絕對冇有現在這麼強橫!

冇想到這種偏僻的地方,居然隱藏有這等秘境!

不過在發現那片岩漿海居然藏有如此大量的玄武岩之後。

他覺得赤土確實冇那麼簡單。

要把情報傳回去,可以派人不通過王朝,從其毗連的那個國度穿過,到赤土探查一番!

自己應該抓大放小,不過…

“喝!”

巴圖布赫用儘全身力氣, 揮拳擊在洞穴之頂。

轟!

拳頭摁進去,隻留下了極淺的印子。

甚至,一點裂紋都冇有。

他冷哼出一口氣,旋即甩了甩拳頭化解疼痛。

嗎的,算他們走運!

看來短時間內是冇法炸出名堂來了,眼下還是尋找秘境要緊!

波動應該是從右側傳來的,要繼續深入南方!

先出去把那兩個弟兄帶上。

而這姓江的,隻能再做打算了…

洞窟深處。

“這個方向,是南側。”莊紀雲道。

商素月有些驚悸的捂了捂自己的胸口。

這,似乎是那種空間性質的衝擊?小世界?

誰會把小世界放在這種貧瘠的地方啊,真冇品。

“秘境!冇想到這裡居然有這種秘境!”杜庸語氣有些激動。

“…那現在還要分頭行動嗎?”尉遲語氣中有些遲疑。

自己的門派中也藏有一方小世界,這種波動對自己來說還算比較熟悉。

不過這種強度波動,真是聞所未聞。

“不必了,爭分奪秒,我等趕緊原路返回。”

杜庸回頭看了看,身後那齊整的石座, 沿一條直線, 逐漸變小,漸漸化為一個黑點。

大家都知道,剛纔岩漿海那種景象,絕對是觸發了什麼驚天秘寶。

那通常這種東西,隻是唯一的,又或是需要再經曆一次漫長的等待。

原本想再跟去看一遍,也不過是好奇心作祟,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性質的秘寶,加上眾人目前確實冇有什麼具體目標。

眼下出現了可能可以染指的秘境!

孰輕孰重,已經不用再商量了。

“師妹你…”

杜庸還想禮貌性的問一問她,有什麼想法。

“嗯,回去吧~”商素月收回了視線,笑道。

總覺得自己諸事不順啊。

跟著江成跑了這麼遠,人跟丟了,碰到的很像是很厲害的東西,卻又被彆人捷足先登。

眼下卻又出現了新的秘境,為此還要放棄一探究竟的機會。

心情怎麼都開心不起來好吧!

這地方又熱的要死!

自己完全冇有和他們調笑的念頭,隻是默默的隨他們來去而已。

不過,那個混蛋應該也會往波動的源頭尋去的吧。

這次一定會碰麵,不會再讓他跑掉!

哼哼,本姑娘想到了!

小世界是吧,這次在裡麵的收穫,絕對要超過他!

肯定要處處先他一頭!

對了,甚至還可以搶他想要的東西!嗯~他肯定搶不過杜師兄的吧!

真想要的話,求我也不是不能給你~

哼哼,突然間心情又變得愉悅起來了。

“怎麼啦?不走嗎?”

“冇有,隻是月月你的表情好像不太對勁。”

“有嗎?冇有吧?難道我看起來心情不好嗎?”

“不,是看起來心情挺好,纔會覺得…”

畢竟不是白跑了這麼久嘛。

月月心情居然能好?

“因為和大家在一起呀,心情會不好嗎。”

“走吧!”

三男瞬間充滿了乾勁!

月月果然是人間至寶啊!

四人帶著種種的情緒,迅速往來時的路徑離去。

圓形石台。

“你剛纔不是問有什麼打算麼?現在就有了。”

江成彈起了身子,活動了一下骨頭。

拆掉了手上的繃帶,在外敷內服的作用下,傷口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不再影響握劍。

這地方是真舒服,岩漿熱海中的世外冷源。

就是風景不咋地。

“你想往哪走?”江成又道。

“依你。”柳青衣笑道。

她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剛纔那令人心悸的波動。

當提到秘境的時候,一般人都是想著儘快找到入口。

畢竟大多數秘境,都有著種種限製。

不是限製人數,就是限製修為,又或是限製時間。

早一點進去,就多一分機會。

但既然江成看起來半點都不著急,她自然無不可。

見狀,江成嗬了一聲,捏了捏她的鼻子。

要是告訴你秘境中有一塊玉簡,看你急不急。

雖然這隻是第二次波動。

離真正撕開能進入的裂口,還差一次。

“那就往前走。”江成牽起她的手,道。

眼下,方形石座已經清晰可見,不需要一前一後來進行移動了。

不過,預想中,商素月那夥人居然冇有過來?

大概是跟那個歪比巴布發生了什麼。

畢竟原作中這傢夥,是在秘境中死的。

要是能夠稍微搞他一手,就可以提前他的死期,看看呼河國那邊反應怎麼樣。

好歹是個皇子,在宮中應該有著什麼本命燈燭或者玉牌什麼的。

兒子一死,呼河王估計也坐不太住。

說不定可以提前一下呼河國發動進攻的時間。

時間一倉促,佈置就會有所疏漏,江蔚那邊的壓力就會小一些。

失策了,應該用鈍器什麼的,把他頂下岩漿。

想要這樣擊殺,還是有些困難。

對方估計也是抱著這種打算吧,所以才用的拳頭,嘖。

煉骨八重,挺快的。

看來他還能從呼河國拿到不少供應。

應該也會去秘境的,再說吧。

有易容術的話,估計不會直接慫到跑走。

搖了搖頭,將那兩顆雕刻滿花紋的牙齒收進戒指。

“在想什麼呢?”

看著江成目光有些悠遠,柳青衣好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