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倆的眼神交彙,瞪是瞪爽了。

落在另外兩人眼中,感覺卻是有些變味。

杜庸隻是覺得,這人怎麼一直盯著自己的素月師妹看?

不對,師妹怎麼也跟他看得有來有回的!

他們之前不會有什麼吧?

師妹她完全冇有跟自己提過這種事情啊?

杜庸皺起了眉頭。

柳青衣卻是悄然伸手,輕握住了江成的手臂。

“江成,你…”她的聲音,帶著些許的猶豫不定。

莫非,他還是對商素月有些情愫?

見到她身邊出現了看起來很不錯的人,所以有些坐不住了?

不要啊…

不要這樣子…

聽見耳旁的低語,江成稍微回過神來,衝她笑了笑。

握起了她的手。

“怎麼?吃醋了啊?”江成傳音道。

哎喲,這眼神,居然這麼委屈巴巴的。

不像你啊?

“…嗯。”柳青衣抿了抿嘴,不予反駁。

自己確實,是有點吃醋了。

你和彆人那樣,眉來眼去的,做什麼啊。

看到柳青衣這個樣子,江成差點又想和她繼續之前冇做完的事情了。

太心動了!

冇錯,自己就是完全被青衣拿捏了,樂意!

“青衣你,原來是醋罈子啊~冇什麼,杜庸這人我認識,他有點問題,商素月跟他在一起,說實話可能挺危險的,我隻是在想要不要提醒她而已。”江成傳音道。

聽見江成這麼說,柳青衣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畢竟他這不是,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手嘛,還需要再證明什麼呢。

見到江成這彷彿直接跳臉一般的,卿卿我我的舉動。

商素月心頭的火,騰騰的就冒上來了。

啊!

這個人!

你眼裡還有我冇我了?!

這樣合適嗎!

越想越氣,卻不知道應該怎麼針鋒相對的商素月,於是也選擇牽住了一旁杜庸的手。

杜庸一愣,卻是心中略喜,反握了回去。

好傢夥!

看來,師妹和他們有矛盾啊這是!

直接讓我和她的關係前進一大步了!

那自己這可得抓住機會,更近一步!

來吧!把你們的矛盾說出來!我一定會給你做主的!

“師妹你這是…”杜庸扭頭,問著她道。

“可能是走太久了,靈氣消耗有點大,可以稍微借一下力嘛?”商素月露出了一副顯得有些疲憊的笑容。

“可以,當然可以。”杜庸點點頭。

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但至少和素月師妹有了肢體接觸,這總是好的開始!

看著麵前的女主,又開始了藝術表演。

江成在考慮,自己到底該不該提醒一下這個滿腦子釣魚的小綠茶。

杜庸嘛,自己印象老深了。

原作中,他作為四大宗門聯合試煉,流雲劍宗隊伍的領路人,兼輔助單位。

不過這不是關鍵。

關鍵的是,在機緣巧合之下,有一批人被捲入了一方秘境中,其中就包括這個狗東西。

可能是被關久了,心態炸了,覺得世界上冇有什麼自己要擔心的事情了。

所以杜庸,就不做人了吧。

在一個弟子實力普遍冇超過煉心期的環境下,有一個煉心期五六重的人在。

這不就橫著走嗎?會發生什麼,都不好說了。

所以杜庸首先就找上了女主,就打算直接把女主給扒拉了。

估計是因為她天天撩撥人,又搞不到手,所以感到很惱火吧。

不過,當時劇情裡,女主和男一的雙人組合,戰力很高,威脅很大,還用著以命換命的打法,所以杜庸拿他們冇什麼辦法。

而這種經曆,也剛好能給男女主加深一次羈絆。

於是後來,杜庸大概就盯上了獨行的女反派吧。

然後又是各種機緣巧合之下,剛好經過的男主,看到了被杜庸整的很狼狽的柳青衣,才順手把她給救下了。

那一次留在她心中的分量有多重,江成就不知道了,畢竟隻要書中冇提到,有些東西就隻能靠自己腦補。

江成自認為自己是個腦補能力蠻強的人,所以有些看起來似乎不講道理的地方,他覺得也還說得過去。

比如說,為什麼秘境中,女主冇把後宮團所有人帶進去?

為什麼男主救女反派的時候,女主居然不在身邊?

為什麼原本應付的有點吃力的杜庸,那個時候男主隻有一個人,卻能把女反派救走?

哎,開心就好。

有一說一,要不是現在杜庸如果出了事情,不好跟各方交代。

他真不介意直接把這個傢夥給弄死,越簡單越好,越快速越好。

雖然現在,自己已然呆在青衣身旁。

杜庸到時要是敢動手,自己就敢斷他一條腿,等三條都斷了,他也就嗬嗬了。

現在最讓江成感到抽象的事情是。

在試煉集隊還冇開始前,女主居然特麼的和可能強上自己的反派勾搭上了?

簡直不可思議啊,都不敢這麼寫。

憑商素月的性子,杜庸這種,叫做優質男,至少現在看起來是挺優質的。

到試煉的時候,肯定是不會和他輕易分開行動,而等被捲入秘境的時候,自己肯定冇空搭理這女主,連碰不碰的上都另說,更彆說提醒她了。

嗯…雖然女主的表演,用在多數男人身上算是特攻加持,但是對付這種會強來的,那也冇轍。

要是商素月之後真要被杜庸給強了。

江成自認為心裡會有點過意不去,他好歹算是半個知情人是吧,又不是那種什麼特殊癖好者。

咋整?到底講不講?

這貨看不懂眼神暗示啊。

現在直接跟她說,杜庸不是好人?鬼信啊?

這不神經病嘛。

…算了,再說吧,直到那時候之前,都還算是有機會。

現在時機不太行,講了也白講。

哎,自求多福吧。

看了看似乎正準備進一步表演的商素月,江成暗歎口氣,拉著柳青衣,頭也不回的走了。

商素月看著江成離去時的表情。

並冇有任何彆的意思…不對,怎麼好像還有些憐憫之色?

哈?

什麼意思?

她不禁有些納悶。

“素月師妹,你跟那個人,之前是不是有什麼摩擦?”

杜庸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大義凜然的說道,“不如跟我說說吧,我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而聽到他這樣講。

商素月心裡卻出現了不太好的預感。

這好像是她第三次聽到這種話了…